驴妈妈旅游网

旅游攻略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 >旅游攻略首页 >36小时的长度,3556米的高度——宁夏贺兰山穿越记录

36小时的长度,3556米的高度——宁夏贺兰山穿越记录

马蜂窝 小存存 于 2010-09-06 发布 | 浏览 0

有的时候做事情,并不知道为了什么,只是有了单纯的想法后,觉得应该去做了,所以就做了。没有理由和动机,因为知道在路上,一切都会变,变得无法捉摸……

这次的贺兰山登顶、穿越,仅仅就是为了还自己一年前的愿望,给自己一个交代,当一切都准备就绪后,却偏偏被老天开了个玩笑。原定于7号中午上路的行程,因为下雨被迫将计划取消,偏偏到了3点左右,雨停了,天空又有了放晴的意思,已经请好的假期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呀,于是三个人不谋而合——出发。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准备后,5点半我们来到贺兰山脚下。

2007年9月7日星期五17:30

贺兰山口,还是一如从前一样,静静的等在那里,只是渐渐阴沉的天气,让山显得更加的厚重。没有时间和心情去感叹老祖先在巍巍贺兰石上留下的灿烂图腾,我们进山了。

一路上溪水不断,却极少见到树木,只有两旁裸露的山体和脚下没完没了的碎石,似乎在预示着这次出行的艰苦。为了保证能在计划时间内赶到宿营地,我们中途没有休息,只是在天蒙蒙黑的时候对付了几口干粮,避免做饭时过早的使用头灯,以减少不必要的浪费。

20:30左右天彻底黑了下来,随之而来得是寂静和寒冷。第一次在大山里走夜路,头灯的光,荧荧点点,很容易的就被山的黑暗覆盖,尤其是停下来辨别路径的时候,刚刚还在走动中大汗淋漓的身体,立刻间就变的冰冷,山风顺着我们来时的河道,一路袭上身体,与周围的山和夜配合着考验我们的勇气。周围是从未有过的寂静,除了溪水的声音,能听到就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和急速的心跳声。时不时会有野生动物碧绿的眼光从齐腰的草丛中射出,与我们的头灯对视着,非得用石头才能惊扰走它们,或许在它们的眼中,我们才是这大山中真正的威胁。就这样一直走着,看不到很远,只是能觉到溪水始终在身边跟随着山体的变化时远时近。人对未知的世界除了好奇以外更多的是恐惧,也就是从里开始,我觉得有一点儿怕了。

这终于在22:00,我们来到了第一天的宿营地——一个废弃的牧人遗址,(因为只有这里还有一块可以生火做饭、搭棚睡觉的草地)。经过4个半小时的徒步,终于可以踏实地享受到热乎乎的饭菜和帐篷睡袋温暖的拥抱了,人一下子来了情绪,卸掉沉重的背包,起灶煮面,清理场地支帐篷,一切都有条不紊,分工明确。很快地就吃上了香喷喷的康师傅方便面和浓浓地雀巢咖啡加牛奶……由于白天一直在下雨,又不是十五月圆,天空黑漆漆地,没有一点儿亮光,只有仔细分辨才能分出哪里是天,哪里是山,原本看星星地念头也只好打消了。得了,温暖过身体后,便钻进睡袋困觉吧,因为我知道穿越要从明天才算真正开始。

大概是太过兴奋,又或是咖啡的影响(以前从未有过,都是喝了咖啡睡得更好),总之是在似睡似醒中迎来了天明。当我拉开帐篷看到远远天空中的一弯下弦月时,心情异常痛快,根据经验,我知道今天一定是个大晴天了。

2007年9月8日星期六 07:30

因为知道今天的行程会异常辛苦,而且成功的关键就取决于时间和天气,所以大家一刻也不敢耽误。吃完早饭收拾好帐篷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云也从山谷中静静向我们飘来。在雾气和晨露中我们上路了。

山中的日出像是在告诉我们,这将是拨云见日,顺风顺水的一天。此行必将心想事成!

应该是今年雨水多的关系,贺兰山在宁夏境内竟然处处能见到潺潺的流水,当然这只限于对生态的多多益处,对于我们这些企图征服它的人们,这就是巨大的障碍了。由于山中洪水的冲洗,一路上本就越来越陡地河道,经常能见到奇异的怪石,危险的矗立在路边,时刻都有坠落的危险,总是叫我们停住脚步再三审视后才能通过。

而最最美好,也是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流动的水。溪水一路上伴随着我们,为我们补充给养,为我们“歌唱”,为我们填补寂寞。但是,也正是溪水为我们穿越增加了最多的困难。从这个时候起,我们开始溯溪。两个小时中,我们是在溪水中,在树林里,攀上跳过,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鞋进水了(导致我最终脚底打泡的根本所在,也为旅途留下了极痛苦的回忆)。

在10:30的时候,我们完成了这段溯溪的路途,停下来休整。因为在后边有更艰苦的翻越垭口(也就是主峰下的山坡形成的空旷地带,从下边望去很像两山间的“门牙”约有60度的坡度,故此得名)等着我们。由于坡度过陡,洪水已经将能冲走的全部带到了山下,剩下的就是顽强的大石头和见缝插针的石块。坐在空荡荡的石头河上,能够听到有水从身下的石头堆里流过。就在我们刚刚停下,准备起灶做饭的时候,一只小动物机灵的闪动在我们周围,钻进钻出,我好容易拍到了它的靓照。算是个小小的插曲,也在片刻让我们忘记了行程的艰辛。

随后的路,能准确的用“爬山”来定义,因为总要借助双手,才能安全、省力的通过一处处障碍。背着所有的装备(回来一称,没有了水居然还有35斤),几乎是爬2分钟喘1分钟,似乎能看到心脏在胸口跳动,身体也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好像是精神力在支配着大脑和四肢前进。而这个时候,山里的流云也在瞬息万变的考验着我们近乎于脆弱了的意志,回头望时,更是咋舌(回到陆地后想想,如果那个时候下雨,后果不堪设想)。

终于在12:50我们顺利翻越了贺兰山。登上垭口,一眼就能看到远处主峰上的木塔。所有的痛苦似乎在一瞬间消失,稍作修整,我们开始登顶。冲锋的路走了一个半小时,不知道怎么上去的,只知道不停的走,决不能停下脚步,那怕是挪动也不能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勇气继续。有的时候,坚持下去才是我们生活中面对的最最困难的事情。

14:20我们成功登顶。到达了宁夏最高的地方,3556米的贺兰山主峰——敖包疙瘩!

从主峰下撤到垭口的时候是15:40。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的队伍出现了分歧。一个人坚持按原路返回,这样可以避免和左旗林管站(哈喇乌林管站)的正面冲突,但是危险极大,一路下坡不仅陡峭切都是碎石,很难说不发生危险;我坚持从左旗哈喇乌北沟出山,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穿越,即使被抓,至少安全。还好是三个人,遵循最原始的投票表决后,我以一票胜出。

16:20我们正是开始下撤,一步步的告别贺兰山。

左旗境内的哈喇乌北沟,受气候影响自然风貌与宁夏境内的山截然不同。浓密的树林遍布山体,满眼都是墨绿、翠绿、浅绿层层叠叠的松林和草滩。在林子里穿行又是下撤,对于我们这几个已经经历过巨石、险坡考验的“疯子”来说,就如同闲庭信步了。在19:50我们安全到达主峰岔口,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在此要特别说明的是,之所以选择这样的下撤方式、路径和时间,主要是事先联系过哈喇乌林管站,不同意我们进山。为安全起见,又考虑到纯粹的穿越意义,不得已为之:凌晨2:00出发,到林管站的时候是4:30(人最疲劳的时候)悄悄绕过,直达左旗大街。于是我们开始在主峰岔口的桥边起锅做饭,并准备简单的休息。由于知道晚上又要走夜路,所以三个人都将能吃的东西全部加热吃掉,以减轻负荷。此时的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抬头看天,繁星闪闪。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星空了,星星是那么的多,那么的亮,时不时还会有流星滑过。它们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近,像是很久没见的老友一样亲切的冲你微笑,又像是宽容的长者向你敞开宽广的胸怀,除了感动我竟不知还能作些什么。回想起上次这样的经历还是在初中的时候,为了看日出,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男生女孩儿在教学楼的楼顶熬夜欢腾时的影像。那时的年纪,让我们这群孩子心如天空中的星斗一般清澈。而现在的我们长大了,渐渐习惯了灯红酒绿,认识了红男绿女,学会了尔虞我诈,追逐着纸醉金迷,迷失了心的方向。可是,在这里,在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纯粹的回到了自然,根据心的召唤来到了宁静的港湾,一切是那么的畅快,明明躺在睡袋上,却像是飘浮在干净的黑夜中,周身包围在夜里,感觉是那样的真实,那印象炽热的火焰,象刺骨的冰冷又像是初恋时用树叶做成的书签,深深的印入心底!

2007年9月9日星期日2:30

在休息了4个小时后,我们开始最后的冲刺。

从主峰岔口向山外走的路,远没有上山下山时的跌宕起伏,都是一马平川的碎石头路,可也正是这毫无难度的路,变成了我们脚下的刀山火海。由于在翻越贺兰垭口的时候,有一段溯溪的路途,大家的鞋都进水了,又加上一刻不停的下撤,我们的脚底都已经打了或多或少的水泡,虽然换了干爽的袜子,但还是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咬牙切齿的代价。但是,路在脚下,我们已经没有选择,只有在静静的夜里,带着痛前进。就这样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在头灯的指引下,我们走出了山口,来到了戈壁滩上,看到了远处左旗大街的灯火阑珊,也看到了林管站瞭望塔上“刺眼”灯光。越来越近了,我们也越来越紧张了,毕竟这是在做一次从未有过的的挑战,挑战着自己的体能和意志;挑战着自然的伟大和容忍;挑战着林管站的法规和我们的运气。灭掉头灯在漆黑的夜里前进,蹑手蹑脚经过林管站还灯火通明的窗口,心终于放了下来,人也回到了现实中。逃过去了。

人在高度紧张的时候往往注意力最为集中,会忽略掉一些琐事。但是,当我们再无顾虑,可以坦荡前行的时候,所有的痛都袭来了。脚底的水泡、长时间爬山的大腿、负重的肩膀和腰,甚至是拄着手杖的胳膊,全都开始犯难。都说黎明前的黑暗是最深的夜,我也要说路途中最后的路途是最痛最难的距离。

2007年9月9日星期日6:20

我们站在了左旗新区大街的柏油马路上。三个人历时36个小时(其中睡觉和休整12个小时,途中行进时间24小时不间断)的行程,最高达到3556米;历经徒步、溯溪、攀登、翻越、登顶的过程(其中走夜路约7小时)。真正意义上的完成了徒步从宁夏境内贺兰口进山,翻越贺兰山最高峰垭口,登顶主峰(敖包疙瘩),从左旗境内哈喇乌沟口出山的贺兰山穿越、登顶的行动。

走在左旗新区的大街上,太阳在我们背后的大山里慢慢的爬升着,能感到那光芒照耀在背包上的温暖,我们的影子已被这光芒放大。我的伙伴回过头看了看,说:“你看远处的山,和太阳,咱们是不是就是从那太阳升起的山头上走下来的?”我肯定的回答他说:“没错,我们就是从那高山顶上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说完我做了一件很得意的事情:我给了他们两个每人一个实在,真诚,感谢,信任,理解……的拥抱,一个男人们的拥抱。

我们穿越的不仅仅是一座大山,或许我们已经穿越了自己的心灵!

写于2007年9月11日









后记:由于此次穿越过程行进速度和强度过大,没有时间拍下所有精彩的照片,留下些许遗憾在那山水之间。也是受行进速度和强度的影响,在穿越过程中根本感觉不到出行的快乐,更没有心思观赏周围的景致,所有的记录都是回来后这一两天里,一点儿一点儿渐渐感悟出来的,就像是拼图游戏,所有的思绪像是碎片,被我重新捡拾回来,拼凑出完成得画面,那是出奇的清晰和深刻,我想这就叫做——经历吧!

在此特对冒犯左旗哈喇乌林管站和国家法规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歉意!










36小时的长度,3556米的高度——宁夏贺兰山穿越记录_贺兰山照片(点击看大图)


36小时的长度,3556米的高度——宁夏贺兰山穿越记录_贺兰山照片(点击看大图)


36小时的长度,3556米的高度——宁夏贺兰山穿越记录_贺兰山照片(点击看大图)


36小时的长度,3556米的高度——宁夏贺兰山穿越记录_贺兰山照片(点击看大图)


36小时的长度,3556米的高度——宁夏贺兰山穿越记录_贺兰山照片(点击看大图)

旅行告一段落,还意犹未尽?更多攻略指南,都在这里:宁夏旅游全攻略

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换张图
相关目的地攻略
更多 酒店热门推荐
拼命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