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生活仕】千年古城,百年煤都

【生活仕】千年古城,百年煤都

精华

樱殇之恋 于2016-10-09发布 | 9月出游 | 浏览2575次

前言

抚顺

抚顺,意即“抚绥边疆,顺导夷民”,经明成祖朱棣谕赐而得名。 作为一座具有文化底蕴的千年古城,抚顺一面见证了大清王朝的崛起,一面又是现代化的煤都,就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对立而又统一,隐隐的和双子座有一种微妙的契合。 地球不知疲倦地完成一个自转,世间即上演光明与黑暗的交替,黑是早已谱写的色调,夜色却有千般姿态。 以步履为尺,穿过城市的一隅,追寻光的印记,遇见五彩流离的世界。

从抚顺百货大楼到南站步行街,再到万达广场,虽然没有琳琅满目的摩天大楼,但就是有一种不同于江南水乡的别致,就好像一株蜡梅,兴许不如牡丹那般华贵,桃花那般娇艳,不如玫瑰那般耀眼,却能在风雪中绽放出醉人的芬芳。 只不过,街市上的行人寥寥无几,缺了几分烟火气息。 之前逛过沈阳的中街和太原街,可以说是人流如潮,热闹非凡,两相对比,落差感不经意地就浮出了水面。 郑板桥一生追求“难得糊涂”,在当下这样浮躁的环境中,却是难得清静。也好,一个人走过大街小巷,随着轻快的脚步,暂时抛却纷纷扰扰,静静地聆听内心的声音。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看完抚顺的“新妆”,自然不能落下其旧貌,从市区直奔永陵镇,饱览满清第一都城——赫图阿拉城。

而这一对新人成婚的地方,恰好是汗王寝宫,亦即当年努尔哈赤与其嫡福晋、侧福晋的居所,如今倒成了月老庙一般的存在。

建筑不仅仅是凝固的音乐,同时也是历史的见证,汗王寝宫、汗宫大衙门、正白旗衙门、塔克世故居、文庙,都自带一股浓浓的历史气息,静静地诉说着努尔哈赤当年征战天下的传奇故事。 只是,历史就像矛与盾的结合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作为满清的“启运之地”,赫图阿拉曾经盛极一时,却随着大清王朝的衰败而走向破灭,古城早已被历史的风雨搅得面目全非,这些建筑几乎都是后来重建起来的。

唯有那口被誉为“千军万马饮不干”的罕王井,则真正经历了四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关于此井,一直都有各种各样的传说。据野史记载,努尔哈赤曾经掳掠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并将这些宝藏藏入了这口古井内,但这个说法从未被证实过,似乎是机缘未到……

赫图阿拉村形成于元代以前,曾是大清王朝的龙兴之地,清世祖顺治帝迁都北京后,便将此村改为“老城村”,与“新城”北京相对应。

步入村庄,即可看到“中华满族第一村”的牌楼及努尔哈赤雕像,似乎印证了该村的不凡之处。

道路两侧皆是一望无际的稻田,一幢幢青砖灰瓦的仿古民居“嵌入”其中,犹鱼之有水,相得益彰,更远处则是绵延起伏的青山,恬静雅致,层次分明,像极了一幅水墨画。

永陵,满语称“恩特和莫蒙安”,意思就是“永久”,寓意大清王朝万世一系。 《地理原真》中有这样一段话:“自古以来,出圣出贤尽在朝阳俊秀之处,山水清雅之地。”据传,努尔哈赤的祖父途径乔山脚下时,遇到一棵异常高大的榆树,遂将父亲的尸骨夹在树叉上,准备明日来取,不料天地风云变色,风狂雨骤,电闪雷鸣,而尸骨仿佛与榆树融为一体,再也取不下来了。努尔哈赤的祖父心中大骇,立刻从当地找来一位德高望重的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却道此处风水极佳,可为龙兴之地。

虽然整个故事充满了怪诞的成分,但从风水上来看,清永陵靠山临水,藏风纳气,确实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此外,清永陵也有无数个惊人的巧合,譬如这里左有青龙之首,右有白虎之尾,前方是龙山,距陵寝都是12里;位于后方的坐山有12个山头,陵宫恰好位于其中。前方的龙须水流经此地的长度正好也是12里,而清朝恰好就有12位皇帝。

时间,既是最伟大的魔法师,亦是最无情的审判官,无论凡夫俗子,还是王侯将相,终要没入尘土,归于虚无。 时间,又是一个巧妙的轮回,清太祖努尔哈赤兴于抚顺,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又囚于抚顺,风云际会,始亦是终。

这篇游记中提到景点

抚顺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0条评论

  • 24张照片
驴游宝收益
本游记驴游宝总收益 0.00
章节目录
目录

【生活仕】千年古城,百年煤都

1抚顺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樱殇之恋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