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我是达人】神的眼睛——喀纳斯

【我是达人】神的眼睛——喀纳斯

美图 精华

沧海鸿影 于2017-04-14发布 | 7月出游 | 浏览9183次

前言

沉星
残月
岁月匆匆步履匆匆
偶回首你的目光火焰状地
燃净我
尘暗心绪
八百年前的某一天,阿尔泰山狭长的峡谷中旌旗猎猎,刀枪如林,浩浩荡荡的蒙古大军,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西征欧洲。将要走出阿尔泰山时,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勒马山崖,回首东望,忽地鞭指蓝天,留下一句给世人的告诫:“不要上山,神的眼睛在山上”。成吉思汗说的“神的眼睛”,就是喀纳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八百年世事沧桑,百万蒙古铁骑早已灰飞烟灭,但给世人留下了一个神秘美丽的喀纳斯,留下了许多诱人之谜……

一、百回千转的阿尔泰山——

我们的汽车从海流滩继续往阿尔泰山深处进发,远望深秋的天空,感到分外广阔,屹立的群峰屏列周围。

海流滩是著名的夏牧场和出入阿尔泰山的转场牧道。我们正赶上转场季节,一路上经常看到成千上万的牛羊通过,我们的汽车有时会被牛群羊群阻挡。在这里游牧的哈萨克族,被认为是世界上搬家最频繁的民族,据说一个人一生中要搬家四百多次。

行驶在发生过无数传奇故事的古老牧道,举目四顾:蓝天衬着高矗的巨大的雪峰,白云在雪峰间投下云影,那融化的雪水,汇成冲激的溪流,浪花形成千万朵盛开的白莲,迎面送来了雪山凉气,顿感心清神爽。

牧道除了牲畜转场,它还是古代游牧部落迁徙或征伐的大通道,成吉思汗大军西征欧洲就是从阿尔泰山的大牧道走出的,一条一条的牧道连接起来,就是贯通欧亚大草原的天然通道。

被薄云轻轻遮住的阳光发出柔和的银白色,广阔而平缓的草地,牧草如茵,野花烂漫,牛马毡房如云,充满野趣荒情。

阿尔泰是养育古代游牧民族的祖山。有学者认为中国的周朝是阿尔泰人进入内地建立的。早在三千多年前,东西方人就因为黄金在阿尔泰山相遇,演绎了一场又一场的黄金争夺战,古代民族为了护卫黄金宝藏,曾经创造了阿尔泰山的黄金守护神——格里芬。

前方有座石丘,像一只卧在草原上仰头望天的牧羊犬,当地人称它成吉思汗爱犬。而生活在喀纳斯湖边的图瓦人,一直被认为是成吉思汗的守宝人。人们传说成吉思汗的巨大财宝就藏在喀纳斯湖底。成吉思汗率领他的蒙古军队西征东伐,马不停蹄,最后死在征战途中。他的爱犬却一直守在这里,度过无数的日出日落。

在山里,别成一格的还有那些石头……怪石磷崎,巨石狰狞,乱石蠢蠢,细石鳞鳞。有的石头像莲花瓣,有的像大象头,有的像老人,有的像卧虎,有的错落成桥,有的兀立如柱,有的侧身探海,有的怒目相向,有的什么也不像,黑忽忽的,一动不动,堵住去路。

\

这时,前面山坡上有名的“风流石”映入眼帘。关于它,有一个美妙的民间故事。牧主的儿子哈巴特风流成性,牧民们从喀纳斯湖边请来有名的女萨满巫师,惩治哈巴特。传说女巫师装扮成美丽少女,被哈巴特引诱去。正当哈巴特把少女放到这块石头上寻欢时,女巫师现出原形,哈巴特惊恐不已。可是,这时哈巴特已经跑不掉了,他被女巫师牢牢锁住。哈巴特和他身下的女巫婆,就这样紧紧抱了千万年,双双变成石头。相传这块石头有一种神奇魔力,女人只要虔诚地盯着它看三眼,就能获得一种锁住男人的魔力,让男人永生永世对自己不离不弃。 实际上,这些都来自于想象,同样的形状可以想象成不同的物体,这个就与文化有关。想起黄山的莲花峰上,立在山顶上的那块奇特的大石有两人多高,石的形状恰似一个巨大的乌龟,光溜溜的,如果在这里出现,不一定会把它联想成乌龟。

草原石人是新疆草原上的一大历史人文景观。它们立于墓前,或独身傲立,或成群布列,气势雄伟。石人皆面向东方——那是太阳升起的方向,是可以重新唤起生命意识和力量的地方。现保存在阿尔泰地区博物馆里的几尊石人共同的特点是右手持杯,左手握剑。石人之所以握剑,是因为突厥人有尚武的风俗;而另一只手托着一个杯子,则是一种权利的象征。

阿尔泰草原石人中最多的类型就是突厥时期的武士形石人。突厥人信奉人死后灵魂会依附在石人身上,只要石人不倒,他的灵魂就不会消失。停车驻足,凝睇细看,草原石人选用整块岩石雕凿而成,有的生动逼真,线条明快。

有的佩戴饰物象件件可数,造型细腻。而有的仅仅是一块大石头上浅浅刻画出几条细线。想象着当年的蛮荒与繁盛,悠悠品味历史沧桑和人文积淀,油然而生些许感慨。

行了一段路,前面出现拥抱缠绕着的两棵树,当地人叫她“情侣松”,伫立在高大的树前,聆听那一段凄美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这个山口住着一对年轻夫妻,他们以放牧为名,给山里的部族放哨。在一个秋天的夜晚,入侵者进入山谷,将熟睡的年轻夫妻捆绑在屋外的木桩上,夫妻俩还是成功地向山里传递了消息。传说他们用脚跟磕打木桩根部,声音通过长满山谷的草木的根须传递到了山里。部族的人很快得到消息,集结队伍迎战。当他们追杀入侵者到达这个山口时,看到捆绑在一起的年轻夫妻已经化作两棵紧紧相依的松树。我们发现,山里的树木大多是结伴而生,两棵或好几棵不同种类的树相亲相爱生长在一起,

一位诗人是这样写喀纳斯的: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同他去喀纳斯。 如果你恨一个人,就不让他知道有喀纳斯。 如果你还没有恋爱,就去秋天的喀纳斯。

转过一座山,看到一座石头房子。这里每年长达七个月漫长冬季里,狂风动天撼地,是整个喀纳斯最猛烈的。山中的雪厚达一到两米,石头房子一带的雪厚可达五米多。每到冬天,尤其是大雪之后,牧民们就凭借没有被大雪掩盖的大石头认路。在牧民心中,大石头是指明方向的,而不同数量的小石头摆在路上,又蕴含着不同的语言,一个石头代表向前有水,两个石头代表向前有牧民人家,三个石头代表向前有路。而且有牧民曾经走过,两间石头房子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林业工人盖的,是牧民心中的安全岛。所以,也有人称“石头房子”是救命的房子。显然,在喀纳斯的万壑千山中,石头有深厚的文化意蕴,并且带点神秘。特别要提的是,在这片荒漠里有一尊石人,头上戴着很像航天员的头盔,被认为是外星人来过这里的证据,这更增添了喀纳斯的神秘色彩。

去禾木与喀纳斯的三岔路口,叫做铁列沙汗,意思是“水倒流”。在铁列沙汗看到的喀纳斯河水是向北流的,而在喀纳斯其它地域,喀纳斯河水都是向南流,因此,当地牧民走过这里都会说,到了“水倒流”的地方了。

在这片牧场上生活着哈萨克牧民,他们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每当季节更替,哈萨克牧民就赶着牛羊,骆驼上拖着毡房开始了转场,看到哈萨克族牧民庞大的转场队伍,这是阿尔泰山古老游牧文明的一道风景。

这条神奇的游牧大道上,曾经弥漫匈奴铁蹄的骑尘,曾经飘荡突厥马队的铃声,曾经涌动成吉思汗西征大军的呐喊。

而烽烟散尽,现在走在道上的是哈萨克族延绵不绝的羊群,那颇为壮观的转场景观,从四千年前到现在,一直没有中断。我们穿行在古道中,感受着悠长而苍莽的气势。在黄昏时分抵达喀纳斯的门户——贾登峪山谷。

二、葱茏苍茫的贾登峪——

这是一年中色彩最绚丽最烂漫最浓郁的九月,我们在喀纳斯的怀抱里徜徉。微风轻拂,青草,还有多年苔藓的清香、泥土的苦涩味、羊齿梗和扭曲入地的树根的气息一阵阵吹来。

阿尔泰山是亚洲大草原的中心,而喀纳斯是阿尔泰山的中心,它地处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蒙古国交界。

举目四望,森林莽莽苍苍,无边无际,在海拔1,300米至2,300米的山坡上自然生长着茂密的铁杉、青冈、鹅掌楸、落叶松、云杉、冷杉、白杨、白桦以及珍贵的新疆五针松……

浓浓淡淡的绿,复盖了逶迤起伏的群山,风一吹,林涛四起,像群山深深的呼吸,给人一种神秘幽远的感觉。

在喀纳斯,高高的白桦树和笔直的落叶松生得那么茂密,阳光从林顶洒下来,像从密致的篦齿里透过来一般,落叶松立刻迸出来金子的光辉,白桦树则摇曳着银光。森林里是寂静的,白桦的银光,使松林的一片金海中泛起千堆万叠的浪花。站在岭顶上面,好像离天近了,落叶松的梢尖横扫着天空。

微风过处,一阵细语,仿佛她所以分布在这块地方,就是为了点缀这个地方,给这地方增加一点灵性。她像雄壮合奏中摇曳着的飘渺风笛,像浓郁绿的色彩上轻俏的画出几笔洁白,她给人一种纯洁的美感。

印象比较深的还有枫树,在秋天的旅途中,那渐渐加浓的暮色里,又高又大的枫树,满树枫叶已是一片火红,宛如一堆堆淋不灭的火焰。枫树树顶却突然被镀亮了,清晰地从昏暗中浮现出来。经过霜打的红叶,闪耀出奇异的金属般的光辉,那般璀璨,那般辉煌,简直是一朵瑰丽的霞,一蓬燃烧的火。地下也是落红点点,风雨打落的红叶还那么鲜艳明丽,倒叫人有些不忍下脚。、

山上,红的枫叶,黄的桑榆,绿的松柏,而一层层山坡上,则铺满了各种颜色的落叶,仿佛一条长长的五彩斑斓的地毯。从高高的山坳中奔流而下的溪涧,山泉澄澈得如同有了生命的水晶,喧哗着,打着旋涡,蜿蜒流泻在堆满乱石的山谷里。山中处处是青草,草尖儿被风吹得摆动。从高处到低处都长满了无数开着腊似的粉红和白色花的延龄草类。

满是高过马头的野花,红、黄、蓝、白、紫,五彩缤纷,像织不完的织锦那么绵延,漫山漫坡散发着一股清爽的香味。花丛里,有时会挺起一枝火焰般的野花。一次我们在山径转弯时,忽然看到整个山坡上上下下都开满了白色的花,就像一条宽阔的瀑布,从树上直泻到山麓。

三、恍若仙境的喀纳斯——

喀纳斯-神的眼睛。

观鱼亭

我们踏云披雾,拾级登上海拔2030米的哈拉开特(意为骆驼峰)山顶上的观鱼亭。此亭因处于观察“湖怪”的最佳位置,故得名观鱼亭。

登上观鱼亭极目远眺,天高云淡,翠迭峰连,天风浩荡,群峰倒影,景色秀丽;峰顶银装素裹,雪莲盛开;山坡一片葱绿,生长着西伯利亚落叶松、红松、云杉和冷杉等珍贵树种。

凭栏俯瞰,喀纳斯湖湖面碧波万顷,尽收眼底。湖周层峦叠嶂、翠峰倒影、高山临湖,湖映山影,云起波涛;一抹浓墨似的林带紧紧锁住浩淼碧波。

举目北望,从南向北蜿蜒而上的喀纳斯湖水被群山阻挡,无不透出苍朴、博大与深沉的气息。山峦之中清楚地看到阿尔泰山的最高峰—海拔4374米的友谊峰。

静谧和谐的情景,高山仰止的心怀,深深地感染了我。

卧龙湾

下得山来,我们先去了卧龙湾。卧龙湾位于喀纳斯风景区之首,喀纳斯河水流经此河段骤然变得宽阔平静,形成一个面积约六平方公里的湖泊,眺望湖面,水涌如珠、晶莹澄澈。

远处岸边青松翠柏,芳草萋萋,绿荫滴翠,鸟鸣空谷,流水幽林野草的气息产生一种浓郁意趣。湖的中部有一个小岛,远看酷似一条高大的剑龙,尾巴高高翘起静卧在湖中心。湖四周森林茂密,繁花似锦、绿草如茵,湖中小岛景色秀丽,湖进水处巨石抵中流,激浪拍巨石,玉珠飞溅。

湖的泄水口有座木桥飞架东西,站在桥上向北是一平如镜的卧龙湾,向南是奔腾咆哮的喀纳斯河。传说在很久以前,一条巨龙腾云驾雾在此戏水,忽然天气突变,顷刻间冰封雪冻,将巨龙冻僵在这里,所以得名卧龙湾。

信步卧龙湾岸边,感受这儿神秘幽晦的气氛,细细咀嚼卧龙欲飞的深意,心中升起一种淡淡的涌动。

月亮湾 由卧龙湾前行一公里就来到了月亮湾,喀纳斯河水流经这里形成了一个长达四公里长的”之“字形河湾,静谧的好似一弯蓝色月牙,所以称之为月亮湾。

河水随着一日之间光照的不同,变换着不同的色彩。端坐在一块岩石上,静穆之中,背靠青峰逶迤之姿,呼吸岸边花草弥漫着的馥毓清香,悠然品味水的变幻。

河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好似撒下一片珍珠,渲染出鲜活的秀色和清新的气息。最绝妙的是河中心的两个河心洲,酷似两只仙人的大脚印。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五个大脚指头。传说,这两个大脚印是当年成吉思汗率军西征在此涉水过河时留下的痕迹,现在还经常可以看到转场路过此地的牧民下马匍匐在地顶礼膜拜。

神仙湾 由月亮湾前行三公里,到了神仙湾。

喀纳斯湖

霞光斑斓的时候,我们在喀纳斯湖上尽情泛舟,纵目湖岸四周,峰峦叠嶂,层林尽染;澄澄秋水,微波荡漾,湖波蘸绿染岸碧,山色迎人秀可餐。湖光云霞相映,恍若梦境。我们披秋色,染霞光,在秋情漫漫的山峦平湖间穿行,自然而然的升起一种羽仙之感。

来到喀纳斯湖,无论是登高远望,还是漫步水边,或是泛舟湖上,都能真切地感受到,喀纳斯湖不只是喀纳斯的精华,更是喀纳斯的灵魂。

喀纳斯湖的神奇美妙还在于湖中秀色会随着季节甚至时辰和阳光的变化而变幻,称之为“变色湖”。就天气变化而言,烈日当空时,湖水放射出层层乳白色的光华;

天高云淡的朗日,湖水呈湛蓝黛绿色;阴霾雾障的天气,湖面色调一片灰绿。就位置变化而言,站在湖边看,阳光下湖面波光粼粼,满目晶莹;立于湖岸高耸的峰顶鸟瞰,湖泊又像一颗镶嵌在峰峦丛中的海蓝宝石,碧蓝闪烁。

就季节变化而言,从每年的四、五月间春暖花开到十一月冰雪封湖,湖水在不同的季节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五月的湖水,冰雪消融,湖水幽暗,呈青灰色;到了六月,湖水随周山的植物泛绿,呈浅绿或碧蓝色;七月以后由碧绿色变成微带蓝绿的乳白色;到了八月湖水呈现出墨绿色;进入九、十月,周围的植物色彩斑斓,一池翡翠色的湖水光彩夺目。每年十二月封冻后,喀纳斯湖又像白色的巨大水晶,当地牧民用爬犁在湖面上运送物品或滑雪滑冰。喀纳斯湖的善变是纯粹的、趋美的,正是有了神女般的喀纳斯湖,才有了神话般的喀纳斯。

四、神的眼睛在心中闪烁——

汽车在层林尽染的山道盘绕,喀纳斯湖渐渐地退远与我们惜别,心里依然留存着割舍不去的迷恋和思虑。喀纳斯——-那神的眼睛,隐藏在哪里?是隐藏在喀纳斯的神秘之处吗?喀纳斯的神秘之处很多,首先是喀纳斯“湖怪”之迷:传说喀纳斯湖有“湖怪”,当地图瓦人放牧的牛、羊、马、骆驼去湖边饮水时,常被拖进湖中吞噬。“湖怪”常常在天刚亮或黄昏时出现,至于“湖怪”长的什么样,谁也没有看到过。

还有是千米枯木长堤之迷:在喀纳斯湖的北岸,有一条一米多高,二千多米长的枯木长堤。这是喀纳斯山上的树木枯死后滚下山落入湖中形成的。每当湖水上涨枯木就漂浮在湖面北岸一带,湖水下落枯木就在北岸友谊峰山脚下形成一条千米枯木长堤,为什么这些枯木不随波逐流顺水向下游漂流呢?至今仍然是一个迷。据说,是这些枯木留恋曾经生养它们的故土喀纳斯而久久不愿离去。

还有白湖之迷:白湖,又名阿克库勒,由于湖水酷似牛奶,远望一片乳白色而得名,白湖的形成至今仍然是喀纳斯之迷。

是隐藏在被成吉思汗带走的秘密里吗?有关成吉思汗及其黄金家族的巨大秘密。民间早就有喀纳斯是成吉思汗藏宝地的说法,很久以来,有关成吉思汗秘葬阿尔泰山,即阿尔泰山是蒙元帝国的皇家秘密陵园的说法就一直不断。日本研究者认为被成吉思汗掳掠、至今不知去向的珍宝,就和他的躯体埋藏在一起。

马克波罗写到:“一切大汗和成吉思汗——他们的第一个主人——死后,都必须葬在阿尔泰的高山上。无论他们死在什么地方,哪怕相距有一百日的路程,也要把灵柩运往该处,这已经成为皇室一种不可改变的传统惯例。还有一项惯例,就是在运送灵柩的途中,护送的人要将途中遇到的所有人杀死作为殉葬者。当蒙哥汗的遗体运往阿尔泰山时,沿途杀死了将近两千人。”有专家认为成吉思汗,有可能就秘葬在我们此行的喀纳斯,连同他的巨大财宝。

是隐藏在图瓦人的来历之中吗?喀纳斯河与禾木河都汇入布尔津河。布尔津河流域一带曾经就是成吉思汗部族世代游牧的地方。部分图瓦人坚信本民族就是当年成吉思汗西征回来时留在此地的一支近卫军的直系后裔。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成吉思汗征战西域,他的次子察合台派遣了一支先头部队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后来,这支队伍在阿尔泰山的深山老林中迷了路,神秘地消失了。现在,在喀纳斯湖畔居住着一个原始部落,他们以山林为家,以放牧、狩猎为生,砍来山上的松木搭建起木屋,剥下厚厚的兽皮抵御严寒,使用原始的炊具调制出香喷喷的奶酒,他们不与外族通婚,不与他人争斗,他们以图瓦人自居,以成吉思汗为自己的先祖,他们世代生活在喀纳斯这片世外桃源中。今天,在喀纳斯生活的图瓦人约有1400人,其中有七百人居住在喀纳斯湖畔的喀纳斯乡,其余人生活在禾木喀纳斯和阿尔泰的深山老林中。

或许,是隐藏在阿尔泰山更古老的历史文化中吗?阿尔泰山素以雄奇秀逸的自然风光和充满神话色彩的神秘胜迹而驰名,拥有非常丰富的古代岩刻、草原岩画、洞窟彩绘、草原鹿石、雕刻石人等草原历史文化遗产,有“千里岩画长廊”之美称。阿尔泰还产生了我国三大英雄史诗之一的《江格尔》,《江格尔》中描述的那个许多民族和睦生活,“没有贫穷,没有死亡,人人保有25岁青春”的宝木巴理想家园,就在青山绿水环绕的阿尔泰山中。而史诗中的圣主江格尔,有学者认为是成吉思汗的化身。能否从这些文化遗产中解开一系列千古之谜,我无法得知。

喀纳斯居住着一位神奇的老人,名叫额尔德什。他用喀纳斯湖边采来的苇草制作出一管“苏尔”,吹奏时,老人双目微闭,将“苏尔”竖起来贴在唇边,随着气流的呼出,手指的移动,那美妙的笛声充满了整个木屋。“苏尔”,它出奇的轻,薄薄的笛身,细细的笛管,仅开有三个孔。有人问他,在吹奏音乐的时候,他脑中浮现出什么景象?老人说道:我从小生长在喀纳斯,我看到天神将雨滴洒向人间,雨滴飘飘荡荡落到了树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又顺着树梢滑落到大地,雨水渗入泥土,顺着山谷汇集成涓涓溪流,最后流向喀纳斯湖。风吹来了,湖面碧波荡漾;太阳出来了,树木使劲地生长,整个喀纳斯充满了生机。

老人的话让我领悟,“神的眼睛”是存在的。但与金银财宝无关,与争夺杀伐无关,与帝王陵寝无关。“神的眼睛”是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就象那昨晚喀纳斯物无声的山雨,却丝毫不去惊扰山谷的静谧。雨声和溪水声交融在一起,早晨发现,各种花沿着小径的边沿生长,成簇成团,呈现出独特的秀色。小水滴从浸透了的花瓣里落在我手上。因为雨的滋润,山上山下山花烂漫,白桦林青翠欲滴,漫山遍野牛羊成群。

“神的眼睛”是那神秘中的深邃,是那纯朴中的率真,在漫长的岁月中沧海桑田,世事浮沉,迭经盛衰,而被称做“林中百姓”的图瓦人。他们以喀纳斯为家,松木为屋,兽皮御寒,奶酒佐食。虔诚地坚守“没有贫穷,没有死亡,人人保有二十五岁青春”的理想,凝就了喀纳斯赋予他们天地豪迈的性格和质朴酣淳的风情,与喀纳斯的冰清玉洁相交融,相契合、相承与呼应,达到一种永恒。

“神的眼睛”就是那喀纳斯蓄满圣洁之水的卧龙湾、月亮湾、神仙湾、百花园、哈流滩大草原,就是那与世无争的一片纯洁的净土,如此神圣宁静,如此古朴豁达,如此安谧详和,如此美丽纯净,一景一物皆含情,忘却了是是非非,忘却了爱爱仇仇。万物迁化,再也没有哪片湖水、哪块地方令心灵荡涤浊流杂念,滋养清澈纯净,神的恩赐,以至于斯!

挥别喀纳斯,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是“神的眼睛”从此会在我生命的上空注视着我,拂慰着我。神的目光将穿透时光,自我的眼睛到心灵……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0条评论

目录

【我是达人】神的眼睛——喀纳斯

1一、百回千转的阿尔泰山—— 2二、葱茏苍茫的贾登峪—— 3三、恍若仙境的喀纳斯—— 4四、神的眼睛在心中闪烁——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沧海鸿影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