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我是达人】天使不流泪(柬埔寨人文纪实)

【我是达人】天使不流泪(柬埔寨人文纪实)

精华

子-丘 于2017-10-07发布 | 1月出游 | 浏览7145次

前言

第1天

【上帝之子,柬埔寨】 建造于千年前的吴哥窟, 是世界上现存的最伟大的宗教建筑之一。 当面对神秘而安详地吴哥微笑时, 时间仿佛真的会凝固。 它不仅会震撼人的视觉,更会震慑心灵。 微博: 子-丘 ( http://weibo.com/u/3263728132 ) 柬埔寨 柬埔寨是一个如梦似幻的国度,在这里游览,人们会不由自主地概叹它的美好。它是一个谜一样神秘的国度,既有光辉岁月,又有血泪历史,还有古朴原始的自然景观,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度【柬埔寨的基本生活状况】 柬埔寨的消费总体较低,且性价比较高,下面分别介绍其衣食住行 (一)衣 柬埔寨人的衣着多朴素而简单。本国传统服装是纱笼,用丝绸,方格布或者印花布制成,将布料缝成筒,穿时将纱笼筒叠成两层,通常只是在家里穿。在公开场合可以穿着筒裙。 此外,柬埔寨人必备之物是水布,它既可以当做围巾,也可以系在头上或者缠在腰间当做汗巾使用,有时还常常当做礼物,送给宾客。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多数柬埔寨人通常喜欢穿拖鞋。 根据柬埔寨的气候特点,对于游客而言,自然材料的织造衣物以及舒适轻便的服饰,是旅行柬埔寨时的最佳衣着选择。另外,雨季出行应当随身携带轻便的雨衣或者雨伞。 (二)食 柬埔寨是亚洲大陆文化的交汇之处,拥有各式民族特色菜肴,同时蕴藏着种类繁多的各国饮食文化。它的菜肴融合了越南菜和泰国菜的特点,也有部分菜品与中餐相近,最终形成了具有独到特色的柬埔寨餐。 在主要大城市,饮食选择性丰富,可以满足各类人群的需求。 1 .街边的小摊(如,炒饭等)花费基本合人民币5-8元。 2 .沿街稍微高档些的餐厅(包括当地餐以及各式西餐)主餐约由2美金(12人民币左右)起价。在首都金边有很多华人开的餐馆,可以遇到地道的各式中餐。 3 .柬埔寨人以米饭作为主食,多数餐馆都供应米饭。 4 .柬埔寨各地夜市均有各式小吃甜点出售。比如油炸昆虫以及面包冰激凌,都是柬埔寨独具特色的食品。 5 .柬埔寨盛产热带水果,如山竹,芒果,菠萝等,味道鲜美且价格低廉。 (三)住 高脚式房屋是柬埔寨人的传统住房,房屋多为竹木结构。搭建的房屋距离地面约有两米左右。上面住人,下面存放农具,停放车辆。柬埔寨的高脚屋多坐西向东,周围种植各式花草予以装饰点缀。 对于游客而言,柬埔寨拥有性价比极高的住宿条件,选择也很多样化。 1 .最便宜的家庭旅馆每夜需要2-6美金(约15-35人民币),多为私人经营,卫生状况及设施没有固定标准,但多数配备电视,电扇等基本设施。 2 .相对中档的住宿环境(部分为私人经营,部分为挂牌酒店)价格约为10-15美金(约60-90人民币),与国内的快捷酒店类似

爱 (摄于柬埔寨卧波寺) 柬埔寨

笑容 (摄于柬埔寨洞里萨湖) 柬埔寨

田间小道 (摄于柬埔寨洞里萨湖畔) 柬埔寨

少年 (摄于柬埔寨吴哥窟) 柬埔寨

晨 (摄于柬埔寨吴哥窟) 柬埔寨

高棉的微笑 (摄于柬埔寨吴哥窟) 柬埔寨

吴哥窟中的法事 (摄于柬埔寨吴哥窟) 柬埔寨

童年 (摄于柬埔寨金边) 柬埔寨

日落湖畔 (摄于金边万谷湖) 柬埔寨

晨光 (摄于柬埔寨马德望) 柬埔寨

奶奶 (摄于柬埔寨洞里萨湖畔) 柬埔寨

快乐少年 (摄于柬埔寨马德望) 柬埔寨

第2天

【暹粒奇遇】 暹粒 暹粒曾是一个古老的就殖民地城市,距离首都金边约300公里,距离泰国边境仅仅100多公里的距离。它是参观柬埔寨最为著名的吴哥窟必经的重要停留地。 在市中心,老旧的法式建筑风格的店铺,茂密的林荫大道已经缓慢流淌的河流,使得暹粒看起来依然像一座古朴的小城,具有很浓郁的东南亚韵味。 在暹粒的中心以及周边的村落,很好地保存了柬埔寨的传统风土人情。对于一个热爱生活的游客而言,暹粒的景观一定不会令人失望。 淡淡的云雾在城市上空肆意游动,蔚蓝的天空霎时笼罩上了一层青灰色的纱,夜幕即将降临。 穿梭在狭窄错落的胡同内,我的内心开始变得焦操不安,似乎确是迷了方向。 “您好,请问沃波寺怎么去。” 过往的路人纷纷苦笑着摇摇头。 终于,一位长者,从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英文中筛出了他所熟悉的单词。 “沃波寺?” “对,沃波寺!”我不由自主地张大了眼,流露出期待的神情。 他将自行车搁置在路边,示意我跟在身后。 “您听得懂英文?” “一点点,一点点。”老人摇摇头,用手极力指向一条道路的尽头。 “沃波寺?” “沃波,沃波。”眼神中充满肯定,挥手向我道别,转身离去。 “谢谢您!”我提高嗓音,顾不得道路的泥泞,快速向寺庙踱步。 一片静穆的林野中,斜着一排木栅栏。穿过隐逸在杂草丛中的门扉,几位年幼的僧人,正端坐在林中的屋舍前,低声颂读经文。我小心翼翼打远处走过,生怕自己的莽撞打破那份肃穆的宁静。 远处的石凳上,一个身影左顾右盼。昏暗中,嬉笑着向我招手。 “你好!”他开了口。 “是在跟我说话?”在寂静的空气中,他尖锐的声音令人心生怀疑。 “对,来这里!” “好”我慢慢地走近。 “您好,坐下吧。”一位身着赤红色背心的僧人,正盘着二郎腿,肆意地发出爽朗的笑声。手中握着的书本与他的表情格格不入。

归家少年 暹粒

清幽古寺 暹粒

雨季的柬埔寨 暹粒

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暹粒 卧波寺 这座建于19世纪的寺庙,是今日暹粒众多现代的塔式寺庙中,杰出的代表之一,与古老的吴哥古寺形成了鲜明而有趣的对比。 这座寺庙是整个暹粒市最为古老的寺庙。它最主要是以其精美的壁画而闻名,那些上世纪的壁画如今依旧保存完好。现在到达这里,依然可以看到老寺庙的遗址。 寺庙的位置也处于暹粒的中心区域,隐秘在一片丛林之中,非常安静清幽。寺庙周围拥有很多背包客聚集的旅馆,到达十分方便。 找我有事?”我对他的举动很是好奇。 “是!我名字是希纳特,这几天~正在~ 学英语,想和你练练。”热炽的声音中充满自信,丝毫体会不到他是一位英文初学者。 “没问题,想谈些什么?” “这里是卧波寺,暹粒最古老的寺庙。” “是啊,我有了解过。” “吃饭了吗?” “还没有。你们什么时候吃饭?” “我是和尚,晚上不吃饭。早上,吃香蕉。中午,也吃香蕉。” “是吗?寺庙里只吃香蕉?” “对,就是吃香蕉。” “当僧人多久了?” “三年了。我是上个月从家里的寺庙搬来这里。”他似乎来了情绪,突然从石凳上跳起。“跟我来。”他摆手示意我,将我带到一间空旷的房间。 “我就睡在这里。” “是吗?就睡在地上吗?” “对,就睡地上。只有我睡地上。其他僧人睡那边。”语罢,用手指向远处那排整齐的木屋。 “这些小孩呢?”几位年幼的孩子正围绕着一旁的石柱相互追逐。 “他们也住在寺庙,和我睡在这里。” “对了,你知道洞里萨湖吗?”他接着发问道。 “当然,我昨天从那里回来。” “是要付钱参观的吗?”“当然,坐车7美金,门票15美金。” “这么多钱?我的家就在洞里萨湖。在很远的湖中心。明天你想去看吗?”和尚突然摆出一脸认真的模样。 “什么?”我突然从迷离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去你家?”“寺庙可以随便离开吗?” “可以。明天是星期六,其他僧人要去马德望帮忙,我跟师傅请假。” “你是认真的吗?” “对,当然认真的。”他随手从背心口袋中掏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好了,我跟母亲说好了。明天早上,你来这里,和我一起回家,洞里萨湖。” “你?”我提高嗓音,突然来了兴趣。“是在开玩笑嘛?”声音又逐渐微弱了下来。虽然他是位僧人,但难免对此事心生怀疑。 “没有开玩笑。”他从口袋翻出一张英文名片,“这个,我的美国朋友。经常打来电话。”一脸洋洋得意。 “好。那么,明天早上,在这里见面,我随你去洞里萨。”我犹豫片刻,给出了答案。 回到住处,我将书本摊开,脑海中却一直浮现出下午的情形,那位僧人着实令人感到奇怪。直至眼前的光影变得暗淡,意识逐渐模糊,我在不安的情绪中睡去。

卧波寺僧人 卧波寺

少年 (摄于柬埔寨) 卧波寺

谈笑风生 卧波寺 【洞里萨传奇】

第3天

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是金边最大的母亲湖,连接着柬埔寨西侧的众多省份。 湖中有船只往返于首都金边,第二大城市马德望以及暹粒之间,将大半个国家连接在一起。 在洞里萨湖的中心,散落着很多水上村庄,其中很多居民并不是传统的高棉人,而是由越南逃难至此的难民,过着以捕鱼为生的生活。 最后,作为柬埔寨的第一大湖,它每年的水产,也养育着众多的柬埔寨居民,在柬埔寨洞里萨湖区,有很多人同样以捕鱼为生。 睁开睡眼,立即起身望向窗外,街道还是一片漆黑。我整理好行囊,踏着朝霞向沃波寺赶去。 候在门外的希纳特打远处迎了上来,春光满面对我道,“早饭吃了吗?” “还没有,怕误了时间。” “我已经吃过了,香蕉,香蕉。” “天天吃香蕉?” “天天吃!”他笑得还是那般随意。 “跟师傅说好了吗?现在出发?” 由城市到码头,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一条笔直的公路于田间穿过。司机将车驶得飞快,车身剧烈颠簸,飞沙走石肆意拍打在脸庞,灰尘呛得人张不开嘴。希纳特却一路兴致勃勃地比划着,介绍着沿途的大小寺庙。 车子一个转弯,视野变得开阔起来,零星的小屋点缀在洞里萨湖畔。 车子缓缓停靠在码头。 希纳特带领我跳上了停靠在湖岸的机动船。船头做着位十多岁的少年,一身深色迷彩着装,手中握着支木弹弓。他低着头偷瞄了我一眼,又立刻害羞的将头扭至侧面。走进船舱,司机突然扑上来,给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你好,欢迎你!”

美丽的家园 洞里萨湖

坐在船头的少年 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

船中的僧人 洞里萨湖 “好—你好!”我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是我哥哥,平时做开船的司机。”希纳特忙着解释道,“坐,请坐下。现在一起去我家。” 船由码头驶出,轰鸣的马达声回荡在耳边,原本平静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湖岸四周树林密布,湖中的木屋为当地渔民所有。 穿过一片深水区时,一群渔翁正撑着小舟,在热闹的水上市场进行交易。 “这些不是柬埔寨人,他们是越南人。”希纳特扯着嗓门,仿佛担心自己的声音被机器声盖过。 “他们才搬到这里吗?”我也不由自主提高了声音的分贝。 “不,很早就来了!” 随着马达的关闭,船速降了下来,缓行在水面,滑进一条狭窄的水道,恬静的屋舍整齐地坐落于两侧。

洞里萨湖 船只擦过一片绿色的浮萍,靠向了一间简陋的水上小屋。稻草编织的墙壁显得极其单薄,三支粗壮的圆木撑起了屋门。 一对中年夫妇站在门前,向我招了招手,又迅速将手收了回去。 船头的少年将船上了栓,引导我下船。未待我站稳,老人便迎了上来,仿佛偶然遇见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紧紧握着我的手。 “他们是我的父母。”希纳特又适时地向我解释。 “你们好,你们好!”我俯下身子,追随他们的脚步进了屋内,引得在场的人一阵哄堂大笑。因为屋檐太低,狭隘的空间无法容我直立行走,我被迫弓下腰,歪着脖子行动。 希纳特和父母低声交谈,我坐在一旁,安静的注视着,脸上的笑容已变得僵硬,尴尬的气氛却未曾缓解。 吃过晚饭,家人疲倦了身子。为我打理好被褥,注视着我躺下,便纷纷睡去。 风轻轻吹拂着湖面,湿气透过地板的间隙进入房间。我躺在漆黑的夜中,毫无睡意,辗转反侧,直至天际泛起微弱的晨光。

洞里萨湖 磅克良 磅克良是柬埔寨洞里萨湖最大的社区之一,他几乎可以被视为一座上水之城,拥有好几座现代化的大型塔式寺庙。 这里的大多数房子都是高悬的吊脚楼建筑,以此来避免雨季时的暴雨带来的突如其来的水位变化。 早餐过后,希纳特迫切要带我前往一片湖中岛屿。 我向父母依次谢过,登上了船。两位老人伫立在门口,不停地摆动着双手,终于从口中道出一句,“谢谢!”笑容在脸上久久凝固。 岛上的生活宁静而安详。建筑工人爽朗的笑声,乘着轻风传播开来;散着头发的孩子,围绕着寺庙追逐嬉戏;岸边的老人,手中正握着肥皂,在水面拍打起层层浪花。几代人就这般平和的生活在一起。 离开的时刻,一直躲在石柱后的孩子,不约而同地跳了出来,望着渐行渐远的船只咧开了大嘴。 “嗯。你有……”返程途中,希纳特欲言又止。 “有什么?” “你有10美金吗?能给我哥哥十美金油钱吗?他回去要交给爸妈。” “有,当然有,我在这里吃饭,睡觉,还用了家里的船,打扰你们这么久。这里有15美金,剩余的5美金让你哥哥给家里买些东西吧。” “好,谢谢,谢谢!”希纳特将钱递到哥哥手中,笑地合不拢嘴。 我顺手将腕上的手带,给了随船的少年。一直闷不做声的少年,也终于露出圆满的笑容。

秘境奇遇 (摄于柬埔寨洞里萨湖) 磅克良

家园 (摄于洞里萨湖) 磅克良

清幽水世界 磅克良

磅克良 【遗世之城】

第4天

暹粒 暹粒曾是一个古老的就殖民地城市,距离首都金边约300公里,距离泰国边境仅仅100多公里的距离。它是参观柬埔寨最为著名的吴哥窟必经的重要停留地。在市中心,老旧的法式建筑风格的店铺,茂密的林荫大道已经缓慢流淌的河流,使得暹粒看起来依然像一座古朴的小城,具有很浓郁的东南亚韵味。在暹粒的中心以及周边的村落,很好地保存了柬埔寨的传统风土人情。对于一个热爱生活的游客而言,暹粒的景观一定不会令人失望。 回到沃波寺,已是午后时分,精力充沛的希纳特,也尽显一脸疲态。 “你喜欢洞里萨湖吗?” “恩,挺好。” 我正与他在寺庙的园林中交谈,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哭泣声,仿佛正在向人哀求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我对此疑惑不解。 “是住在寺庙的老百姓,住持要将他赶出寺庙,现在正在向住持求情。” “因为什么?” “在外面玩了好几夜,不归寺庙,今天才回来。”希纳特突然变得有些愤怒,“现在暹粒的酒吧越来越多,很多人的心都被吸了过去。他们偷了东西去卖,拿钱去酒吧玩。” “他的父母呢?” “爸爸妈妈都去世了。寺庙以前收留了他。” “他也一样。没有爸爸妈妈。”希纳特将手指向一个十多岁的孩子。 他正躺在远处的石阶上,偷偷打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爸爸妈妈都在火中死去了,只有他被人抱了出来了。”希纳特将孩子的衣服撩起,身上的疤痕与脸上的稚气格格不入。 “这是非常难过的事情”他接着补充道。 听了希纳特的介绍,望着孩子自言自语地在那里翻滚,我一时乱了思绪,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感受。

心爱的伙伴 暹粒

爱 暹粒 午后的阳光,逐渐微弱。清脆的钟声响彻寺院。 “我该去念经了,祝福你旅途好运!”希纳特向我道别,一如既往地油嘴滑舌,跑回房间换了身衣裳,大步向大殿赶去。 “感谢你这两天的介绍。有机会再见面!” 空荡荡的寺院中,只剩下我与那孩子两人。 他疑惑地看着我,从地上拾起了两朵花瓣,在手中摆弄。我上前与他握了握手,“再见,祝你好运!” 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刻,突然,将花瓣撒向空中。咯咯的,笑出了声。 ...... 坐在驶离暹粒的班车上,两日以来的所见所闻在脑海中频频闪现,挥洒不去。 窗外过往的车辆,络绎不绝。又有一批与我相似的游客,驱车赶往那座城。赶去追寻古高棉那一抹神秘的微笑。 只是不清楚,在这来往的人群中。是否有人,愿意聆听它悲伤的哭诉?是否有人,在意它低声的哀吟? 也许,这座外表喧嚣,而内心孤寂的城,只能在这孤独的夜中,独自伤痛。 然后,静静的将世界遗忘。 夜已深,彼时低声交谈的人们,都已安静地入眠。

第48天

【重逢柬埔寨】 金边 金边位于湄公河,洞里萨河,巴沙河和前江的汇合之处。这四条河流在这里汇聚成为K字形,被称为“四臂湾”。 越来越多来自外界的投资热潮涌入今日的金边,使得整座城市处于飞速发展之中,但也因此逐渐改变着自己的传统足迹。 对于一位出来乍到的游客,金边似乎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胡同里飞驰的摩托车,摊点中散发的刺鼻气味,以及永远嘈杂不安的街道,使得它看起来如此另类。 然而,它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城,拥有着众多的名胜古迹。 再次回到柬埔寨,是时隔近两个月后,第二次来到这个国度。 因为暹粒有限制外国人租赁摩托的政策。这一次的柬埔寨之旅,我决定由首都金发出发,沿着国家公路骑行前往暹粒,与那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再次相会。 经过一番考察,我从一家价格实惠的旅行社,租借了一辆越野摩托车,并且将全部的行李都寄存在那里。带着在泰国购置的帐篷及睡袋,向着未知的旅程前进。

出了城市,沿着6号公路前行。道路两旁由林立的高楼演变为简单搭建的木屋。直至那些简约的村庄也渐行渐远,消失于视线之中。平整的柏油道路也逐渐过渡为堆砌在地表的黄土。 即使每辆飞驰而过的汽车,都会卷起漫天的黄土,依然难以摧毁远处村民招揽生意的热情。 穿着朴素的妇女们抱着孩子,照看着锅里煮着的玉米。在烈日骄阳下,期盼着过往匆匆的人群中,出现下一位买主 NH6公路 柬埔寨最为主要的一条国家高速公路,将首都金边以及著名的吴哥窟所在城市暹粒相连接,大大便利了游客前往暹粒拜访吴哥窟。

路边的妇女 NH6公路

路旁的少年 NH6公路

NH6公路

抱孩子的母亲 NH6公路 经过一段极其漫长的骑行,道路两旁逐渐变得热闹起来。放学的少年们,三五成群,踩着单车,谈笑风生间,向着家的方向行进。 磅同 磅同位于NH6 公路之上,在金边和暹粒之间,是参观吴哥王都,扣可古城,以及柏威夏古寺的大本营。 因为靠近著名的吴哥时代古迹三坡波雷,以及其它历史久远的古迹而闻名。

磅同

童年的玩伴 磅同

水中玩耍的少年 磅同

磅同 洞里萨湖畔村庄 著名的洞里萨湖畔,散落着众多的原始村庄,当地的村名,大多以农耕以及捕鱼为生,过着古朴幽静而恬淡的乡村生活。 在距离暹粒还有几十公里时,天色已变得昏暗。我沿着岔路,进入洞里萨湖畔的村庄。 结束工作的村民,踩着单车,向家中赶去。

归家路上 洞里萨湖畔村庄

放学的少年 洞里萨湖畔村庄

迷人笑容 洞里萨湖畔村庄

洞里萨湖畔村庄

乡间小路 洞里萨湖畔村庄

村庄学习中的少年 洞里萨湖畔村庄

洞里萨湖畔村庄

背影 洞里萨湖畔村庄 在柬埔寨,即使学费低廉的村庄学校,也并非每个家庭都能够负担的起。很多年幼的小孩,很早便需要走入田间,承担起家庭中的一份责任。

洞里萨湖畔村庄

劳作之后 洞里萨湖畔村庄

老僧人 洞里萨湖畔村庄 继续前行,田间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狭窄,被两侧伸展出来的树枝所包围。 一滩积水将道路阻截,妇女们在积水中前行。

洞里萨湖畔村庄

心爱的伙伴 洞里萨湖畔村庄

洞里萨湖畔村庄

眼神 (摄于柬埔寨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畔村庄

洞里萨湖畔村庄 隐匿于村庄中的一所小学,正值课间。 学生们快乐地打着招呼 归家的老人骑着单车,悠闲地穿梭于田间

童年 (摄于柬埔寨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畔村庄

洞里萨湖畔村庄 离开村庄时,已是午后时分。伴着下午日渐衰落的夕阳,驱车前往吴哥窟。

伙伴 洞里萨湖畔村庄

快乐的小学生 洞里萨湖畔村庄

洞里萨湖畔村庄

田间劳作的妇女 洞里萨湖畔村庄

快乐少年 洞里萨湖畔村庄

归家的学生 洞里萨湖畔村庄

奶奶 (摄于柬埔寨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畔村庄

第49天

【高棉的微笑】 穿过一片林间道,绕过一片湖泊,来到了吴哥窟最主要的区域。 停了车,门卫告诉我,景区已经临近下班。并且,门票需要前往途中的售票点购买。 回程的途中,摩托车意外地出了故障,坏在了漆黑的乡村道路中。 推着车走了近2公里,终于见到了村庄。热情地村民一同帮忙,在车后快速助推。 经过来回几番周折,车最终得以重新发动,村民们气喘吁吁地向我竖起拇指,“OK!” 夜间,道路两旁并没有路灯,回到售票处时,工作人员也早已下班。我决定将帐篷搭载不远处的树下,第二天一早前来买票。 吴哥窟 吴哥古迹与中国的长城,古埃及的金字塔,以及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并称为“东方四大奇迹”,是闻名于世的文化古迹,也是举世瞩目的印度教以及佛教建筑。 它是柬埔寨的灵魂所在,是所有柬埔寨人的灵感以及民族骄傲的源泉。它是所有柬埔寨人的圣地,也是所有游客心中的终极目标。

刚刚支好帐篷,便出现了一位警察。他并不懂英文,也完全不明白我的解释,示意我推着车跟他走。 跟在他的身后,心中一直忐忑不安,担心自己的行为触犯了当地的法律。 到达隔壁警局后,他将情况介绍给一位会英文的警察。 警察了解后,告诉我,“将帐篷搭在警局门口吧,因为我们是旅游警察,要对游客的安全负责。” 他们协助我支好帐篷,并邀请我一同加入他们的宵夜。 这个原本孤寂的夜,就在和他们的谈笑中度过。

旅游警察局 吴哥窟

吴哥窟售票处 吴哥窟 次日一早,便起身前往售票处。拍照,购票,在日出之前,赶往小吴哥。 进入大门,已经有很多人候在一潭池水边,静候观看最美的吴哥日出。

高棉的微笑 吴哥窟 美原本就没有标准的定义,即使只是一个细微的画面,只要自己为之动容,就是美丽的风景。

晨光 吴哥窟

小吴哥的清晨 吴哥窟 与外面人群的喧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内部的肃穆。 吴哥窟之所以令世人所折服,不仅在于它庞大的规模以及恢弘的气势,更在于它无微不至的细节雕刻。

精美的雕刻(摄于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内部一角 吴哥窟

精美吴哥壁刻 吴哥窟 几位僧人正在为一群小孩做着法事。 家长们陪伴在一旁,安静地聆听僧人诵读经文。

吴哥窟中的幼童 吴哥窟

吴哥窟

诵经的僧人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中的法事 吴哥窟

吴哥窟 在微笑的吴哥面前,不得不慨叹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勤劳。

漫步吴哥 吴哥窟

法事 吴哥窟 除了吴哥窟,暹粒的寺庙也各具特色。 沃密寺 沃密寺,位于暹粒通往吴哥窟之路左边的岔路之上,寺庙里有一座小型的纪念佛塔,存放着红色高棉受害者的头颅以及遗骨。 此外,寺庙里还有很多等待游客的乞丐以及联系英语的当地僧人。 在没有游客打扰的寺庙之中,僧人过着简单而平凡的生活。

深邃的眼神 沃密寺

休闲的下午 沃密寺

回眸 沃密寺

帮助 (摄于柬埔寨暹粒) 沃密寺

探 (摄于柬埔寨暹粒市) 沃密寺

寺庙内的小沙弥 沃密寺 离开暹粒,通过马德望,沿着5号公路返回金边。 穿过沿途一座座喧嚣的城镇,到达马德望时已是下午。无意中进入一座沿街的寺庙,寺庙学校中读书的少年,好奇而热情,争抢着要求拍照,然后一窝蜂冲上前,观看自己的影像。 马德望 马德望省与泰国接壤,拥有很长的边境线,以及紧邻洞里萨湖的湖岸线。它曾是柬埔寨最为富裕的省份,但也是红色高棉的最前线,遭到了最为严重的迫害。 省会马德望市,是柬埔寨的第二大城市,坐落在河边,保存着很多法国时期的旧建筑,环境非常的优雅。当地的人民也非常的友好。

全家福 马德望

马德望

归家的卡车 马德望

马德望 对于这群少年,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不需要太多的言语表述,一个动作,就能引得其他同伴捧腹大笑。 离开的时候,少年们要求最后为他们拍张集体照。 我举起相机,将他们的面容定格在那一瞬间,然后挥着道别,继续向着首都的方向赶去。 黄昏将至,河水在落日的照耀下,泛着耀眼的光芒。水中的人群,依然不知疲倦地嬉戏,打闹,放声大笑着,腾跃着。也许,这浑浊的河水,真的能够冲刷去他们的烦恼? 入夜已深,道路上除了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尾灯,漆黑一片。只有沿街的村庄中偶尔泛出的光亮,如同星光般,点缀着漆黑的夜晚。 灯火辉煌的金边还相距甚远。我依然走在漫无尽头的道路之上,直至发现路旁的田间,一片空旷的土地。今夜,就将在这里度过。

奋发向上的少年 马德望

晨光 (摄于柬埔寨马德望) 马德望

单车少年 马德望

第50天

【天使不流泪】 张开睡眼,远处的朝阳,正从厚重的云层中缓慢升起。贪玩的少年,已在远处的田间骑着单车。 金边 金边位于湄公河,洞里萨河,巴沙河和前江的汇合之处。这四条河流在这里汇聚成为K字形,被称为“四臂湾”。 越来越多来自外界的投资热潮涌入今日的金边,使得整座城市处于飞速发展之中,但也因此逐渐改变着自己的传统足迹。 对于一位出来乍到的游客,金边似乎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胡同里飞驰的摩托车,摊点中散发的刺鼻气味,以及永远嘈杂不安的街道,使得它看起来如此另类。 然而,它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城,拥有着众多的名胜古迹。 继续朝着金边的方向进发,沿途的赶集的村民,热情地挥舞着双手,打着招呼。 临近正午时分,终于回到了金边。

柬埔寨5号公路 金边

金边

金边街头的僧人 金边

金边街头小觑 金边 监狱博物馆 金边的监狱博物馆,是红色高棉时期,有一所高中改建的第21号监狱所在地。曾有超过17000人次被关押在这里,并最终被带到钟屋杀人场的绝命营。 博物馆内用照片以及影像记录下了红色高棉曾经的罪行,发人深省。极其普通的外观,使得这里实际显得更加恐怖。平常的教学楼,杂草丛生的足球场,生锈的铁床以及刑拘,值得每一位前来参观的游客进行反思,反思人类的过错。 在这座蒸蒸日上的城市中,隐匿着一处大屠杀纪念馆,记录着20世纪世界最大的人为灾难。

监狱博物馆

大屠杀纪念馆内部记录 监狱博物馆

监狱博物馆

大屠杀纪念馆内部记录 监狱博物馆 这里记录了这个国家悲伤的过去。 一幅幅血腥的画面,历历在目,是对于那些残暴行为最有力的控诉。 在那段岁月,不知曾葬送了多少无辜的性命,哭干了多少人的泪水

监狱博物馆

大屠杀纪念馆内部 监狱博物馆

监狱博物馆

大屠杀纪念馆 监狱博物馆

监狱博物馆

大屠杀纪念馆 监狱博物馆 走出纪念馆。前往万谷湖边。这里曾是一片贫民窟,如今政府已经进行整顿。曾经的棚户区已不复存在。 流浪在街头的孩子,还不懂得什么叫做哀愁。 万谷湖 位于柬埔寨首都金边的万谷湖畔,曾是这座城市的一片贫民区。如今,政府为了改善治理城市环境,将附近的居民强制迁离。 这里不再向曾经那般生机勃勃,只有偶尔遇见的少年,还能为这里的落日增添一份趣味。

夜幕下运动的少年 万谷湖

排球小将 万谷湖

安静地等候 万谷湖

夜暮时分 万谷湖 精力旺盛的青年,在曾经的家园上热情奔跑,尽情挥洒汗水,享受着体育带来的欢乐。

足球少年 万谷湖

日落湖畔 万谷湖

年少不更事 万谷湖

金边万谷湖畔 万谷湖 我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够从曾经的伤痛中走出,像如今这般乐观地生活。

金边街头的少年 万谷湖 也许,他们的心灵依然脆弱? 只是他们的未来,不再需要眼泪。

这篇游记中提到景点

吴哥窟 柬埔寨 马德望 柏威夏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0条评论

驴游宝收益
本游记驴游宝总收益 0.00
目录

【我是达人】天使不流泪(柬埔寨人文纪实)

1第1天 2第2天 3第3天 4第4天 5第48天 6第49天 7第50天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子-丘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