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我是达人】走读彭水,我在阿依河的竹排上与你对歌

【我是达人】走读彭水,我在阿依河的竹排上与你对歌

精华

小重山 于2017-10-16发布 | 9月出游 | 浏览11917次

前言

旅行的意义不是为了发朋友圈,而是解读当地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国庆前夕,因为天涯重庆,我才有机会走进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来领略民族风情浓郁的苗家故地。彭水是苗族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也是“中国最佳文化休闲旅游县”、“全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中华蜜蜂之乡”,有摩围山、七曜山,乌江、郁江等山川河流,风光旖旎,文化鼎盛,正所谓人杰地灵,山明水秀者也。

不负烧酒不负歌,一曲唱到罗家坨

“拦门酒”起于何时何地?中国典籍中没有明确的记载。据德高望重苗家老人讲,祖祖辈辈迎宾待客都兴拦门酒,至少已沿习好几百年。西江千户苗寨甚至有十二道拦门酒,真是令人“闻风丧胆”。酒多为自酿的糯米酒或者包谷烧,一碗下去,如熊熊烈火燃烧起来。我曾被千户苗寨的老板娘揪着耳朵灌过,喝尽三碗,舌头开始打结。好在不是那种多只酒壶和酒碗重重叠叠起来的“高山流水”,否则真要唱“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了。如此盛情,实在难以想象,他们是一个好勇斗狠而又多灾多难的民族。

鞍子镇当然也有拦门酒,因为是“苗族民歌之乡”,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以“鞍子苗歌”为主的彭水“苗族民歌”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最著名的就是“娇阿依”。当我们走进石磨岩苗寨的“好婆婆”家时,木楼上有七八位盛装打扮的“婆娘女子”唱着“娇阿依”迎客,她们就是“鞍子苗歌”的传承人,算起来真是“不负烧酒不负歌,一曲唱到罗家坨”。罗家坨苗寨距此不远,饭后就去造访。

“酒要劝郎郎才醉,花要逢春才盛开;山歌不唱冷秋秋,芝麻不打不来油。” “娇阿依”简直就是通俗版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想来也和西北民歌一样,曲调固定,歌词即兴,讲究合辙押韵,基本就是“民谣化”的七言古风,以借喻和隐喻阐明事理,曾被搬上中央电视台的青歌赛和星光大道。相传“娇阿依”原为蚩尤儿子的恋人,苗语意为“我那美丽动人、能带给我美好幸福生活的姑娘”,与藏族“卓玛”相若,是集善良美丽聪慧于一体的“女神”,彭水风情旖旎的的“阿依河”即因此而得名。有人说鞍子镇是“爱情治愈系”,不无道理。

之所以称“好婆婆”家,是因她家墙上挂着这么一块政府颁发的匾牌,还有一幅她举着“明理公婆”奖状的相片,想来应该是山前岭后的“模范家庭”。院落四合,青瓦木楼,古朴自然,尚没有因为迎合游客而特意掩饰自己的短处,倒是让人心生好感。譬如炕头燃烧的火塘、房梁乌黑的腊肉、墙角散放的南瓜、烟雾缭绕的木桶蒸饭。更何况院里还有一男一女,正在配合做糯米糍粑,一砸一揉,噼哩啪啦,极富农家情趣。

“好婆婆”叫谢昌碧,天生幽默,说话不亢不卑,需细品才能体会到所蕴含的热情。于是,我们就在她家用午餐,三香、苕粉、鸡豆花、都卷子、老鹰茶,然后去看石磨岩。

石磨岩面积不大,类似喀斯特石林,有块如磨盘样的扁平巨石叠放在其他石头上面,仿佛莲花绽放,或如天外来客,仰看又像中国地图,甚是奇哉怪也。我曾造访过缅甸的“大金石”,也是叠放在岩边的危石,摇摇欲坠,当地人在上面修了座佛塔以保持平衡,吸引到许多人前往朝拜,与这石磨岩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北行十余公里,即到罗家坨。山路盘旋,野花烂熳,透过竹篱笆望过去,高树掩映,房舍俨然。四合院,吊脚楼,外墙隔间挂满蜂箱,嗡嗡嗡地,果然是“中华蜜蜂之乡”。院内鸡犬相闻,瓜果飘香,老阿婆端着火红的辣椒走来走去,一派田园风光。寨子里也在开发旅游,许多人家将他们的房舍改成客栈,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黄金周。

据说罗家坨是重庆保存最完好的家族式苗寨,以罗氏族人为多,系明嘉靖元年由江西迁来。其实,彭水是有名的贫困县,所以这罗家坨也是“全国乡村旅游扶贫示范点”。但村民纯朴好客,食宿价目实惠,没有别处令人不安的的狡黠与市侩。

听歌、对歌还是要到阿依河。可惜天公不作美,秋雨淅沥,山道湿滑。喝干两碗包谷烧,跟着会唱“娇阿依”的苗家“娇阿依”,去青龙谷里走一遭。

“山歌要唱才开怀,磨儿要推才转来。”我才发现,苗家山歌激越而不失婉转,直白而不失暧昧。实在要站在旷野高岗或峡谷深涧才带劲儿,才能够喊出那种不屈的精神和狂放的味道,唱到妙处,真的能使游鱼摆尾、宿鸟回头。本土诗人写道:

“狂妄的诗人啊, 你的歌喉连白鸟都不及, 怎敢在娇阿依面前献丑呢? 山花开了一次又一次,

爱情的包袱太沉,谦卑的诗人有些不堪重负,似乎想唱着歌儿远游。

乌江百里画廊,悬棺、古纤道和楚霸五

一位身着杏黄衣衫的女郎坐在江畔的旧木船上,手里拿着把小巧的镏金折扇,一摇一摇地。时而回眸浅笑,时而低头沉思,场面极是撩人,瞧得人意马心猿。

这里就是乌江百里画廊。说到乌江,在我的印象里,原本就不是摇着扇子的文艺范儿。我想起来的第一桩事情,便是“乌江不是无船渡,耻向东吴再起兵”。楚汉相争,项羽兵败垓下,最后自绝于乌江,引得后来的诗人吟唱不绝。垓下是古战场,在今天的安徽灵璧县,原非这条乌江,与江百里画廊相距甚远。其实,唯时空与距离,才能“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秦腔剧《二进宫》里有:“九里山前摆战场,立逼得霸王丧乌江。”以此来渲染韩信的功劳。可惜,韩信也没有好下场。“天上使的漫天网,地下芦席铺几张,他朝里无有斩信将,后宫院有个女陈仓,九月十三韩信丧,天降鹅毛下浓霜。”最终被后宫陈仓女设计所杀,实在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来到乌江边,忆及这些惊天动地的事情,难免要长吁短叹一番。

乌江是有性格的河流,耿直而豪迈,源于贵州威宁,自南边高原向北流入山城,于彭水涪陵汇入长江。从龚滩古镇到重庆酉阳百余公里的河段,因为两岸壮美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所以有“乌江百里画廊”的美誉。现在,我们就坐上游船,来领略乌江波澜壮阔的画卷。

郑板桥说:“乌江水冷秋风急,寂寞野花开战场。”描绘的还是刘项事,他笔下的乌江也不是娇滴滴的“小资情怀”。世上的悲剧英雄很多,譬如项羽,譬如李广。李清照题曰:“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对项羽不肯苟活极为赞许,所以自杀的项羽才是英雄。而王安石则是政治家的眼光:“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为君王卷土来?”一语中的,指出项羽人心离散,大势已去,还不如死了干净,至少能为文学创作留下广阔的想象空间。

乌江从来都是战略要地。“乌江天险重飞渡,兵临贵阳逼昆明。”这是四渡赤水里的片段,革命者纵横捭阖,兵行诡道,硬是将一支快要完蛋的队伍拉出生天。同样是名叫乌江的河流,一群人四渡赤水;一群人四面楚歌。

话说回来,历史就是逝去的时间,如滔滔乌江,一去不复返。所谓旅行,无非是抛根问底,从旧时光的痕迹里寻找我们的前世。不论奇山怪石、碧水险滩,抑或古镇廊桥、纤道悬葬,莫不都保留着祖先的体温。

游船逆流而上,很快就看到万足镇。小镇位于乌江右岸,实为凸出到江心的一座半岛,地势高峻陡峭,房舍参差起伏,如坚固的防御工事。再往南行,左岸属贵州,右岸为重庆。楚河汉界,既复杂又清楚,恐怕只有在我们这样古老的国度才会出现。

百年修得同船渡,伙伴们都在船尾拍照嬉戏,争看风景。只见江面时而宽阔,时而狭窄,天光云影,山色水声,自是令人心旷神怡。乌江百里画廊有古纤道,可以想象当年船到江滩,纤夫们弯腰弓背,脸几乎要贴到地面,喊着号子拉纤的场景。我在三峡博物馆里见过拉纤雕塑,真实的镜头想必就在乌江两岸的纤道上每天上演。

因为不能上岸,只能远观两岸的峭壁和崖树。乌江及其支流还有古人悬葬奇观,估计这段河道难以遇见。我曾在武夷山的九曲溪看过古越人的悬棺,也在紫云县格凸河中游见到苗人悬棺。郁江和酉水都有悬棺,部分学者认为,是仡佬族悬棺葬、屈肢葬等文化习俗的遗留。最为传奇的是川滇一带的“僰[bó]人悬棺”,始于春秋战国,也是快要化成土的棺材瓤子。

若论年代,武夷山的船棺悬葬最为古老,格凸河苗人悬棺则有不足百年者。唐张鹜《朝野佥载》云:“五溪蛮,父母死,于村外阁其尸三年而葬……尽产为棺,于临江高山半肋凿龛以葬之,弥高以为至孝。”何谓“五溪蛮”?因其地五条溪流而得名,大抵与今天土家、苗、瑶、侗、仡佬等民族素有渊源。

也可以看出,这种悬葬习俗多出于穷乡僻壤处的少数民族。可是,费这么多力气将棺材搬到悬崖峭壁上,到底为什么?《云南志略》云:“人死则棺木盛之,置之千仞巅崖,以先堕者为吉。”这理由真让人哭笑不得,不遗余力地放上去只是为了尽快掉下来?还得尽快掉下来?就好比说,人活着的目的只是为了死亡,真让人“无语竟凝咽”。

洪渡镇迎面而来,旋即又被甩在身后。小镇地属铜仁市沿河县,与彭水县善感乡隔河相望。山头上楼房林立,鳞次栉比,看起来颇为富庶,与贵州的印象相去甚远。再往南行约20公里就是著名的龚滩古镇,可惜我们要在“将到未到”时下船,感觉就像夹到嘴边的肉掉了。

上得岸来,见路边一尊石狮,大嘴咧开如喇叭。笑得如此夸张,难不成心事被这孽障窥破?

鸳鸯火锅和酥饼,糯米糍粑与豆花。

村头起伏种南瓜,江面浅清凫野鸭。 少女拦门端烧酒,老鹰盘树啄新茶。 鸳鸯火锅和酥饼,糯米糍粑与豆花。 但有推杯须更尽,何妨醉倒在苗家。 ——丁酉秋日至郁山田家

突然接待二十来号人,戴记食品厂的办公室里顿时显得有些局促。厂长手忙脚乱地招呼着,但桌凳显然不够。大家也不介意,站的站,坐的坐,听他讲述郁山擀酥饼的渊源。

一位戴着白色卫生帽的老婆婆悄然进来,给大家端茶倒水,足见她对我们这一行人的重视。老人家身体硬朗,身着紫色团花的中式衫,几缕花白的头发从帽子里露出来,显得更加慈祥和贤德,就像教课书里树立起来的典型。她叫甘秉廉,郁山擀酥饼的传承人。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以为她只是办公室的普通工作人员。其实她是“郁山擀酥饼制作技艺”的“总教头”,门下桃李芬芳,倍受时人尊崇。

她递给我们一杯“老鹰茶”。这茶入口略带药味儿,据说因为老鹰喜欢啄食,故而得名。工作人员很快端上来一盘擀酥饼,上面敷芝麻粒,较寻常月饼薄,比南方老婆饼阔,入口松软酥脆,甜而不腻,带着一股桂花的香味儿。我想着,这吃食,要是放在西北,再来煮个“罐罐茶”,当是神仙般的享受。

郁山擀酥饼制作技艺是重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始创于清嘉庆年间,至今有两百多年历史。现在仍然坚持所有程序纯手工制作,配料中使用黄豆、花生、桂花、猪油等,首先揉面、擀饼、包馅、起模;接着烘焙,最后包装。最关键的流程在于烘焙,采用最原始的炉火铁锅来烤,火候掌握不好,则全盘皆输。炉火熊熊,工人用一个带长柄的钩子来操作,要不时将倒扣在锅上面的盖子提起来检视,老远都觉得热浪滚滚,可见这项工作也是非常艰辛。

又端来一盘罗汉形状的擀酥饼,大肚能容,笑逐颜开,倒让人舍不得下口。临别,诸人已经忍不住购买欲,每人拎着两袋下楼。纯手工的技艺,产量不多,外地人当然无福消受。庆幸我来到郁山,自是要先食为快了。

其实,郁山的美食可不止擀酥。有道“鸡豆花”,真是“似花还似非花”,成品与豆花几无分别,白色带淡黄色卤汁,但却不含豆。据传这道菜曾是宫中御品,先用厚刀背将鸡脯拍细,万不能剁碎,再与蛋清一起做成。具体不知道用什么配料,反正就做出这道号称天下独一无二的“鸡豆花”。味道清淡爽滑,既无鸡味,也无豆味,实在上奇妙得很。

另外还有三香、都卷子、晶丝苕粉,以及在石窝子里砸得稀烂的糯米糍粑,都令人垂涎欲滴。当然,最好吃的还是火锅,流窜的麻辣味儿就像重庆人的性格,让人的味觉格外灵敏,甚至让人有写诗的冲动。话说回来,我是个粗人,对于食物的要求甚为简单,过细的场景反而让人难以消受。但是,作为“烹饪国”人民,对于饮食的那些道理,多少还是能喊一嗓子。

摄影攻略

彭水全称为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面积不大,主要景点有摩围山、九黎城、郁山镇、鞍子镇,阿依河、乌江百里画廊等,没多少攻略可做,自驾、公交均可。摄影爱好者不可错过夜晚的彭水县城、乌江两岸和九黎城。如果雨后初晴,甚至能拍到九黎城的倒影,美轮美奂。

再者苗家风情,九黎城、阿依河的拦门酒,石磨岩、罗家坨都有许多苗族元素可摄入镜头。尤其原始自然的罗家坨苗寨,可以拍人像。自然风光要数摩围山、阿依河和乌江百里画廊,祝愿碰上好天气吧。

这篇游记中提到景点

重庆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0条评论

目录

【我是达人】走读彭水,我在阿依河的竹排上与你对歌

1不负烧酒不负歌,一曲唱到罗家坨 2乌江百里画廊,悬棺、古纤道和楚霸五 3鸳鸯火锅和酥饼,糯米糍粑与豆花。 4摄影攻略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小重山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