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把世界装进书里】火车上的加州,跨越过多少海洋去看你

【把世界装进书里】火车上的加州,跨越过多少海洋去看你

精华

筹之stern 于2017-11-17发布 | 12月出游 | 浏览7333次

前言

因为太过思念,
半个月搞定签证、机票、火车票、住宿,
迫不及待跨越太平洋,
来到地球的另一边。

一直对于美国没有好感,
可能是看了太多负面的报道,
历史上、国家关系上、社会安全上,
觉得这是一个狡猾却不友好不安全的国度。
你承认它的发达,承认那里的人聪明,
却无法忽视从心底生出的抵触和畏惧。

但很多事情,谁又能预料呢?
你以为一定会去到的地方,
迟迟没有碰到契机;
你觉得永远不会去到的地方,
也许就没有先兆地出现在了行程单上。
我的美国之旅,就是这样展开的。

weibo: @_道亦然_

行程安排

向往加州一号公路那条风景线很久了, 关于美国,好像就加州对我的吸引力大一些。 这次旅行,就计划在美国西部从北走到南。 由旧金山入境,从洛杉矶出境, 12月左右的机票,往返6000+RMB, 这个价格还是很能接受的。 特别是回程乘坐的香港国泰航空, 服务秒杀了去程的国航不止一点点。 我的行程: 旧金山-戴维斯-萨克拉门托-洛杉矶

发现了最爱的城市:旧金山

原本此行的重头戏是LA, 期望最高的地方也是LA, 没想到最后被San Francisco圈了粉。 从前仗着自己是山城人民, 自以为对别的山地城市就无感了。 怪我见识太短, 以前提到旧金山就只想得到金门大桥, 还有一个早闻大名却印象抽象的硅谷。 不到旧金山, 还真不知道《盗梦空间》里奇幻的场景真实存在, 就是在这个海湾城市取的景!

从SF回来后, 无论和谁聊到这次旅行, 都对旧金山赞不绝口。 “你为什么喜欢旧金山?” 是啊,我为什么喜欢旧金山? 理由真的好多好多! 喜欢旧金山的云蒸霞蔚,雾气弥漫, 就算马克吐温也吐槽它奇怪的天气: “The coldest winter I ever spent was a summer in San Francisco.” 喜欢旧金山的陡峭山路,彩色房屋, 我从没想到过,公路在山上竟然直上直下, 房子和汽车竟然也那么斜斜的靠在山路上。 喜欢旧金山的平静海湾,绿地公园, 那座总是出现在灾难片中的大桥呀, 为什么怎么看都看不腻呢?

然而旧金山最迷人的地方, 也是任何一个地方真正的迷人之处: 文化。 Castro Street的彩虹旗飘扬在风中, 踩在彩虹人行道上,我能体味那种幸福; Haight Ashbury的艺术创意店目不暇接, 真正的嬉皮士消失了又如何? 黑胶唱片还有一席之地, 流浪艺人的演出没人驻足也能孤芳自赏。 从同性恋区Castro Street到嬉皮士街区Haight Ashbury, 我爬上山又走下山, 沿途尽是彩色的漂亮房子, 装饰得像从童话中走来。 山路高低错落间, 蔚蓝的海湾时隐时现。

还有什么能比迷人的风景和自由包容的文化更吸引人呢? 且不说, 旧金山的硅谷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集结地呐! 好了,我打住… 从旧金山迷妹模式中切换出来, 或许恰好是这次在旧金山的旅程顺利, 看到的、遇见的,都是美好的人事, 所以有了主观上这么好的印象。 也曾听闻过一些完全相左评价: 中国朋友带爸妈来旧金山玩儿, 满大街看见流浪汉和人流稀落的街道, 发出了“这破地儿,白给都不要”的感叹; 美国朋友得知我很喜欢旧金山后表示不解, 说他曾旧金山市中心常被流浪汉缠着讨钱, 经历很不美好…… So,只能用我比较幸运来解释了。

2016年11月30日, 拖着行李一到到达大厅就看见宁哥了, 好久好久不见了啊! 手机装上Lyft和Uber, 叫车时哪个划算就用哪个。 结果我那美国卡暂时出了点问题, Uber一直注册不了, 宁哥发邮件问了在Uber工作的朋友, 隔了好几天才把问题解决。 所以在美国,我基本上都是用的Lyft叫车, 遇到的司机都很nice,价格也便宜, 推荐! 出旧金山国际机场的那一瞬间, 就已经被这里俘获了。 晚秋凉爽的空气, 天空中低低的云, 远处矮矮的群山, 穿梭的汽车捷运… 是那种我很喜欢的天气! Lyft司机很快就出现了, 拼车穿梭于城市直达酒店。 初会旧金山, 目不暇接地观察起伏的道路和闪过的街景, 第一印象很好。

我订了一家海边的青旅: HI San Francisco Fisherman's Wharf Hostel。 这家青旅位于一个大草坪公园社区内, 离渔人码头不远,还能看见金门大桥。 位置绝佳,治安也很好, 最重要的是美啊!

入住的时候正是下午,阳光明媚, 拉开窗户发现离路边还挺近的, 路过的一个大妈听见声响和我say hi, 咱们就这样隔窗攀谈了起来。 她和朋友来自LA, 每年都会来这个青旅住上一个月休假。

得知我过几天也要去LA, 她热情邀请我和她们一同自驾1号公路返回。 天自驾加州1号公路可是我最期待的旅美体验, 可惜已经提前订好了火车票, 还要去探望高中同学,只好作罢T T 我们互留了手机号, 约着第二天晚上去科伊特塔看日落。

那个傍晚, 和宁哥从渔人码头散步到了海湾大桥, 旧金山的生活在心理上变得具象而亲切。 Pier 39的杂耍艺人, 海边玲琅满目的美食小店, 慢跑的各色人群从身边经过, 华灯初上的道路中驶来叮叮车……

从到旧金山的第一天, 就爱上了这里的黄昏。 那种天还没有黑下来, 冷色调蓝色天穹和暖色调橙黄路灯交织。 温度不算太低,不至于寒冷, 一切美好得刚刚好。

11月底, 圣诞的气氛已经开始浓厚起来。 高大璀璨的圣诞树下, 过往行人停驻欣赏小提琴手的悠扬乐曲。 五彩灯光投射在地上, so romantic。

硅谷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以为会是新楼林立的科技园模样 ——大概是中国科技园都那样…… 结果建筑低调平常,像是住宅社区。 Uber、Airbnb、Pinterest…… 这些世界知名的强劲新兴企业, 都其貌不扬的藏于某几栋建筑中, 没有浮夸张扬的广告牌, 只一个小小logo露在门外。

于是那天的晚餐是在宁哥公司蹭的:) 里里外外参观了一圈, 虽然还顺了好多零食… 这边企业文化对我的启发和感染都尽数记在心里。

脚步丈量,漫行旧金山

清晨在温暖的阳光中起床吃早餐, 窗外绿草如茵、海水蔚蓝。 休整好了,出门到草坪里跑一圈, 公园是遛狗的、骑车的、散步的人, 因为地形原因,远方的漂亮房子起起伏伏, 不远处就是传说中的金门大桥, 生活在这里简直是dream life~

其实没有做什么攻略, SF有些必去之地距离我的住处似乎都不太远, 阳光和秋风都刚刚好, 于是决定“漫走城市”。

用脚步丈量旧金山其实并非明智的决定, 《盗梦空间》里的地形,太多up and down, 山路都是直上直下地陡峭, 爬起来真是要把人累坏。 近50度的倾斜平面公路上, 还有人骑车上坡下坡, 在我亲历旧金山骑行后, 才终于明白原来骑车爬坡比走路难得多! 但是这个决定我一点也不后悔, 用脚步亲历了旧金山的up and down, 才更能明白这座湾区城市的迷人之处。

有了Google地图,去到哪里都方便, 顺着路线先朝“九曲花街”进发。 穿着长靴和大衣的我, 在上坡和下坡的过程中已然热起来了, 尽管如此, 山海时隐时现和房屋高低错落, 早已拿走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顾不上汗水和疲惫了。

“九曲花街”顶端的山头, 算是半个制高点了。 这里和旧金山最高处科伊特塔(Coit Tower)对望, 也是叮叮车最受欢迎的一站。 可惜正值深秋, 看不了最经典的繁花盛开的景象。

穿过“九曲花街”, 走不久就到了中国城。 旧金山的唐人街是北美最大最繁华的唐人街, 华人还是大多以广东人为主, 想要便宜的理发吃东西等生活必须, 在唐人街可以找到, 但理发这种就不能保证质量了…

可能因为我是游客视角, 和生活在这里的异乡游子不同, 没有他乡遇故人的亲切感。 相反,在外国我总是避开同胞, 为的是完全浸入当地的生活。 每次经过唐人街, 看到那些熟悉的文字和相似的面孔, 浮上心头的感受却是悲悯和辛酸。 漂泊异国的人,总有无奈的原因, 唐人街,和韩国城、小印度一样, 是孤独抱团的产物。

在旧金山的很多地方, 都能看到市中心有个显眼的建筑 ——泛美金字塔(Transamerica Pyramid)。 这座后现代主义建筑像是金字塔的瘦长版, 顶部的尖塔直插云霄,醒目又特别。 朝着CBD的方向, 我的下个目的地是联合广场(United Square)。

越是靠近城中心, 流浪汉就多了起来。 幸运的是, 我并没有碰到过烦人的纠缠场景。 临近圣诞,处处是温暖气氛, 联合广场中心巨大的真冰场, 溜冰的人和围观的人都玩儿的自得。 逛了一圈商场, 并没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

日落时分逼近, 我需要快速赶到科伊特塔去。 不远不近的路途,舍打车择步行 ——还是想多走多感受这座城市。 这样的后果是,当我赶到电报山脚时, SF已是华灯初上。 通往电报山的陡路, 前面是通体透白的梦幻科伊特塔, 后面泛美金字塔璀璨的外墙灯光, 累并满足地沉浸在此刻。

爬到电报山顶后天差不多都黑了, 路也黑漆漆看不清, 形只影单偶尔和陌生人交错, 不自觉脑补出美剧里变态谋杀案的剧情…… 好在我没那么倒霉, 虽然上塔的路找了一阵子, 好在“全身而退”, 尽管只捕捉到了SF黄昏的最后一抹光亮。

叫来Lyft,在山顶等车, 夜色中的三藩,那么璀璨。

和流浪艺人起舞的日子

照例是阳光和煦的清晨, 照例是贝果和牛奶麦片加香蕉的早餐, 照例是信步沿着海湾来到渔人码头。 今天打算从叮叮车的起点坐到终点 ——从渔人码头到联合广场, 往返票,一段round trip。

不想安分地坐着, 我挂在叮叮车的最前方, 以便最大程度地体验这个神奇感受。 沿着公路铺设的轨道, 叮叮车平稳地爬山穿行。 乘客能够清晰地看到驾驶员的操作, 他站在列车中部,奋力地控制手柄拉杆, 和另一个操作室里的工作人员相配合, 时刻要注意发出“叮叮”的声响, 以提示行人车辆注意避让。

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一定很有趣吧, 无论是行走或是驾车, 总要多留一个心眼儿, “叮叮”声随时可能响起, 没有人觉得厌烦。 相反,车速不会太快, 没有美国大多城市那样的高速飞驰, 把和人的距离也拉得飞远。

我们在爬坡的过程中, 碰到过两次叮叮车行至半山腰, 遇到拦在路中间的卸货货车。 这种情况下,叮叮车必须退回至山脚起点, 驾驶员再重复一次操作,又爬上山。 我们被这种可爱的情况逗乐大笑。

我“挂”在叮叮车前端, 手机相机拍不停, 哪里都觉得不可错过。 每到一站,由驾驶员会报出站名。 从海湾到城中心, 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今天要去的地方,都是“文化重地”: 彩虹飘飘的卡斯楚街(Castro Street), 和Haight Ashbury嬉皮士街区。 从联合广场乘公交前往, 在公交车站有好多流浪汉, 我还觉得奇怪, 怎么偏偏这里的流浪汉就多了起来。 上车后发现, 有的流浪汉并不是在等车,只是在车站瞎晃; 有的上车还投币了,结果又直接从后门下车; 还有的自然和我一道,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因为车上也有衣冠整齐的普通人, 大白天我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危险, 只是稍带着一点警惕心站在车门口, 也不打算坐下。 那时候我并不了解, 在美国的大城市,公共交通往往比较危险。 社会的底层人士,尤其是流浪汉们都喜欢乘坐, 而他们中往往就有一些犯事儿的。 在LA当地人对我各种告诫千万不要乘公交地铁, 听闻了各种真实又恐怖的跟踪、偷袭事件。 暗自庆幸SF对我的眷顾。

路旁的彩色旗多了起来, 下车后已经身处Castro Street了。 彩虹的人行道、彩虹的涂鸦、彩虹的贴纸… 这个街区肆无忌惮的张扬着个性自由。 全美最有名的同性恋中心, 像是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吸引我的绝对是漫山遍野的维多利亚式屋宅。

我没有进入任何一个bar, 路过的帅哥也懂他的性取向哈哈, 可以想象, 入夜后的卡斯楚一定有别样风情。 逛完这个街区, 我朝山上走去,继续“漫走旧金山”。

爬得高了,远处湛蓝的海湾便进入视线。 一个小哥远远地从山脚骑车… 是的!骑!车!上来了… 这坡度,这陡度,我敬他是条汉子! 所以在旧金山选择步行前往一个地儿, 一定要多预留一些时间,并做好心理准备, 因为大多数路线都是需要爬山的……

顺着另一条路下山, 继续徜徉在维多利亚式彩色房屋的林荫路上, 山脚便是嬉皮士区Haight Ashbury了:) 这是我在旧金山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再没有什么东西和风景, 比文化的自由多元更能吸引我了!

找了家墨西哥餐厅, 冲着我爱的玉米片杀去! 几年前和瑞典好友在成都星巴克, 他说他喜欢坐在窗边看马路的人来人往。 当时我并没有什么同感, 直到那天, 在嬉皮士街区的一个转角墨西哥餐厅, 嚼着玉米片,各色古怪的人从窗外路过, 头一回觉得,这还真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当然前提是, 那条街要像Haight Ashbury一样有趣:)

吃完超大分量的墨西哥午餐, 开始扫街Haight Ashbury。 最喜欢逛黑胶唱片和古着店, 这里简直就是文艺青年的天堂。 街边的涂鸦风格各异, 店铺装饰也夸张有趣, 两只眼睛左看右看根本看不过来哈哈。

滑板、脏辫和狗, 老嬉皮士和小嬉皮士擦肩互相打招呼, 虽然,真正意义上的嬉皮士早已不存在了。 尽管如此, 这里的流浪汉跟别处的就是不一样, 他们不会乞讨、骚扰过往行人, 他们技艺傍身,是流浪艺术家, 他们和狗相依为命, 他们带着旧时嬉皮士的态度在生活。

在路口看见三位老人提着琴箱, 兜兜转转想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演奏。 刚在一家服装店门口坐下来开始弹奏, 店员就出来让他们换地方。 我上前和他们攀谈, 热情握手,互相介绍, 这三位好朋友每周固定时间来这里卖艺, 两位弹奏,坐在轮椅上的那位是最忠实的观众。 我们沿着路边前行, 想要找一个不会被阳光直晒的地方, 眼镜老人的皮肤不能被紫外线长时间直射。 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点, 我架起三脚架,记录开始演奏的每一瞬, 当起了第二位忠实的观众。

当你在嬉皮士街驻足停留, 由观光客的行走视线 变成流浪艺人观众的停驻视线, 那些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物又画面般上演。 有的路人会停下欣赏几分钟, 有的路人和着音乐自得起舞, 大多数人,径直前行。 演奏者才不像我这样四处观察, 从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起, 他们仨满脸笑容,不时会心对视, 完全沉浸在当下。

离开前,我放了20刀在琴箱里, 感恩和他们相处的这个午后时光。 时隔一年,我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名字, 那段相识把我和嬉皮士街的距离拉得更近了, 涂鸦、店铺、蓝天、日光、音乐是忘不了的。

选择了“漫走城市”, 时间就没那么充裕了, 原计划的一些目的地需要舍弃。 明天要去往另一座城市, 而旧金山我可能才逛了十分之一, 这是给我下次探访留下理由吧。 想赶在日落前回到渔人码头, 从那里骑行去看金门大桥的黄昏。 当坐着叮叮车回到起点站的时候, 天已经快黑了T T

尽管如此, 还是不愿浪费在旧金山的最后一个傍晚, 下车后冲去租了自行车, 问好了骑去金门大桥的路线。 员工提醒我路程并不短, 尤其是最后上桥那段路照明不太好, 也比较陡,天黑后也看不到啥。 我心想着重在体验, 硬着头皮用三脚猫技术骑走了。

之前看旧金山人骑车爬坡就感觉不容易, 现在在我面前,从码头通往住所的这条路, 就是一个巨大的陡坡。 上坡前兴高采烈拍了几张照片, 做好心理准备后, 终于准备冲上去了。 我把变速器调到最轻的档位, 上坡前加速冲刺, 好歹支撑我冲到了接近山坡一半的位置。 而后每蹬一步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 山坡那么陡还丝毫不敢放松, 整个人站起来使劲蹬车, 因为只要松一点点力, 我可能就滑下去摔得不成人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骑上山顶的我, 腿和屁股已经不听使唤了。 我回到旅舍放下了重的东西, 轻装上阵继续朝着金门大桥骑行, 路还远着呢。 路过港口边的住宅区, 里面温馨的灯光和圣诞装饰让我分心, 是一种内心温暖又有些复杂的情绪。 港口边公共区域宽广, 照例有很多人夜跑。 不时停下来和停港船舶合影, 路人有时候热情地跑到我身后入镜, 我暗自感叹这一带治安不错。

骑了一阵子,金门大桥还是那么远, 天黑后有些找不到路, 问了人也还是不太放心。 我决定在一个沙滩公园停下来, 就这么远远观望吧, 夜色中的Golden Gate Bridge。

2016年12月2日清晨, Lyft司机准时等在了旅社门口, 前往渔人码头的美铁联程巴士站。 穿行在清晨的三藩市区, 日出柔光照射, 这座城市还没有完全醒来。 在海湾大桥上, 回望港湾里安静的旧金山, 我还会归来。

戴维斯和加州首府Sacramento

Emeryville,是离旧金山最近的美铁火车站, 我将北上前往加州首府Sacramento, 高中同学在附近的小镇戴维斯(Davis), 一个坚毅酷炫的拳击少女。 可能是距离近、站点密集的原因, 这一路火车行驶得都很慢, 对于我这个初到的旅人倒是件美事, 正好慢慢欣赏沿途风景。

列车到达戴维斯的时候才10点左右, 深秋的天气那叫一个好! 满树满地的金黄, 湛蓝晴空万里无云。 秋风刮来穿着毛衣有一些冷, 但站在阳光下就无所谓了。 我似乎终于理解了他们为什么喜欢晒太阳, 在这么美好温暖的阳光下, 晒黑有什么关系!

我可爱的同学最近忙着期末复习, 知道我到站后才从床上爬起来, 还没洗漱就睡眼惺忪地开着车来接我了。 她总是戏谑说戴维斯这个小城, 去到哪个地方最多也就10多分钟。 上午街上也没啥人出来, 最热闹的镇中心就这么一条街几十家铺子, ——这就是美国小镇的常态。 她不住感叹, 觉得我漂洋过海来到这个破村儿看她特别神奇。

我打心底佩服她, 年少时独自决定来到大洋彼岸求学, 在这里考大学、考驾照、恋爱、学习、养狗, 下定决心的事情从来说一不二地坚持做到。 喜欢上了拳击, 课余在教练的带领下拼命练习, 家里已经放了快10个金腰带了—— 她获得过多次全美大学生业余拳击比赛的冠军。 八块腹肌的拳击少女, 她当之无愧。 温馨的小家, 终于见到了她晒过无数次的狗狗Honey, 一个身材和主人一样健美的狗。 Honey的镜头感极强, 随时能察觉到镜头朝向她, 然后便摆出“做作”的pose,服气。 还上过校报采访, 是名副其实的明星狗。

拳击少女百忙之中抽空和我过周末, 在戴维斯镇上闲逛, 中午正好赶上还没收摊的周六市场。 小镇居民们摆摊贩卖自己的手作和小食, 和煦的天气,友善的笑脸, 这种当地的市集让我再喜欢不过, 印度人卖的咖喱饭和各种点心都是心头好。

同学带我吃了她常去的越南米粉店, 谈论着她的大学生活, 哪家酒馆她和同学们常去、 这里的中国留学生有多奇怪、 毕业后什么打算云云….. 因为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在这里, 戴维斯俨然是一座大学城。 如果没有这些学生, 这座小镇该有多冷清。

下午我的拳击少女必须要复习了, 于是召唤来了她的男友, 陪我逛巨大的大学校园。 这个已经在特斯拉工作的毕业生, 陪着拳击少女庆祝了好多场比赛胜利, 他在FB发过一段文字让我印象深刻: This is who I fell in love with. A smart, beautiful and determined woman. 看到这段文字的刹那,我能相信, 他是真懂这位拳击少女的。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真是巨大无比, 我们逛了一下午也只是逛了冰山一角吧: 图书馆里疯狂复习的学生们, 农场上萌出血的小牛小羊, 颇有日本园艺感的小花园, 酷炫极具设计感的巨大体育馆……

他带我看了他以前常待的实验室 ——堆满方程式赛车组装器件的地儿, 方程式赛车设计者和拳击少女的CP组合, 怪不得毕业后去特斯拉工作了。 很好,很酷。 天黑后回到家, 我们仨开车奔向加州首府Sacramento, 这才有周末的模样嘛哈哈~ 拳击少女说, 在美国习惯了开快车, 回国根本不敢应对复杂的交通情况。 2016年深秋, 三个年轻的灵魂, 夜色中在高速路上奔向城市。 我总会生出这样历史性的瞬间感叹……

城里的节日气氛总是浓厚, 看到漂亮的点心店就少女心全开, 毫不顾忌的买了巧克力棉花糖和爆米花。 露天的圣诞戏剧正在上演, 彩色的光影、梦幻的生效, 人们聚集在一起, 都最本真地欢呼大笑:)

我们去了他俩都爱吃的一家墨西哥餐厅, 虽不便宜但分量超级大。 正好电视里转播拳击比赛, 两个共同爱好的人看得入了迷, 真好。

在Sacramento只是夜色中匆匆一瞥, 我能感觉到这座城市历史悠久。 这座19世纪加州淘金热潮中的重要集散地, 因为最早有大量人口聚集, 成为了加州首府。 当年的木屋、蒸汽火车在市中心都能看到。 第二日大清早, 拳击少女又睡眼惺忪开车送我到火车站。 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虽然只一天, 但所见所感收获满满, 至少Honey已经和我打成一片哈哈。 从这里开始, 我终于要开始期盼已久的加州星光海岸号火车之旅, 虽然不能自驾1号公路, 但火车之旅也未尝不是一个独特的体验。

小众玩法:坐火车贯穿加州

Coast Starlight, 从北到南贯穿加州, 白雪皑皑的山川、茂密的红杉林、田园山谷风光、壮阔太平洋…… 都能尽收眼底。 Amtrak列车中部还有专门的观景车厢, 几乎是360度,所以非常期待。

不似中国火车, 美铁上的乘客都寥寥无几。 出发的时候不过6点, 晨雾氤氲, 等来了日出,又沉沉睡去。 从雾气笼罩的田野到草地遍布的深谷, 有几个瞬间让我觉得像是在瑞士。

终于在下午开始了沿海前行, 日落时分的太平洋更显壮阔。 我坐在观光车厢靠海一侧, 书也看不进去了, 任目光和心思都随着星光海岸号飞驰, 这是自驾1号公路所感受不到的。

从黄昏到天黑, 目的地是那个心心念念了很久的天使之城, 有他在的LA。

LA都是HeartbreakBlvd.

这座城市太大、太空、太浮华, 在那里的记忆就打算埋在心底了, 例行发几张游客打卡图吧。

写在最后

其实,很多片段、感受、细节、画面, 回想时还都在脑海。 譬如在火车站观察候车的人、检票的人, 譬如每次搭Lyft和司机的随意交谈, 这些琐碎又必要的事, 是旅途中接触异国文化时, 一个闪光的侧面, 有关我如何走近他们。 我对美国的印象有了很多改观, 回来后想一去再去, 毕竟就像中国一样, 老美地大物博, 不同州有不同景色。 以前不屑,现在倒来了兴趣。 那里还有牵挂的人, 所以也有一去再去的理由。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1条评论

目录

【把世界装进书里】火车上的加州,跨越过多少海洋去看你

1行程安排 2发现了最爱的城市:旧金山 3脚步丈量,漫行旧金山 4和流浪艺人起舞的日子 5戴维斯和加州首府Sacramento 6小众玩法:坐火车贯穿加州 7LA都是HeartbreakBlvd. 8写在最后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筹之stern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