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我是达人》#城市游记#踏着城市的脉搏漫步哈尔滨,听老建筑讲那过去的故事。

《我是达人》#城市游记#踏着城市的脉搏漫步哈尔滨,听老建筑讲那过去的故事。

实用 精华

笑飞雪 于2018-04-20发布 | 3月出游 | 浏览9442次

前言

这又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事前计划,所以一路走来却有不少惊喜。 这些年走南闯北去了不少地方,偏偏没有去过东北地区。朋友是做南航团队机票的,正好有哈尔滨入,长春出的机票。说现在是淡季,你去那边走走完下你的东北梦也不错。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这次东北之旅。另外朋友圈里有不少哈尔滨和长春的朋友,或者曾经生活学习在这两座城市的朋友,多得他们的介绍,才能让我看到城市的原本独特性格,而不是类同于全国各大城市的样貌。 初春的东北,已经告别了雪花纷飞的日子,枪花江也渐渐开江。

说说这次旅行

这又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事前计划,所以一路走来却有不少惊喜。 这些年走南闯北去了不少地方,偏偏没有去过东北地区。朋友是做南航团队机票的,正好有哈尔滨入,长春出的机票。说现在是淡季,你去那边走走完下你的东北梦也不错。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这次东北之旅。另外朋友圈里有不少哈尔滨和长春的朋友,或者曾经生活学习在这两座城市的朋友,多得他们的介绍,才能让我看到城市的原本独特性格,而不是类同于全国各大城市的样貌。 初春的东北,已经告别了雪花纷飞的日子,枪花江也渐渐开江。于是就没有像往常的游客那样去雪乡、漠河、冰雪大世界、长白山等这些地方。 在哈尔滨这个城市住了一周,发现有很多值得细细品味的地方,处处都是历史走过的痕迹。走在街头,哈尔滨那高大的欧陆式建筑在细诉这两座城市的故事。回来整理照片,才发现这次的城市游记竟然不知不觉地拍成以建筑为主题的游记。 哈尔滨市中国近代历史上非常独特的一个城市,她有着不同寻常的成长过程和发展路径,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城市文化。在这些纵贯中西,华洋交织的城市符号当中,哈尔滨的历史建筑以其独特的肌理,在中国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每一座老建筑都是沉默的历史,见证和记录了人世间的沧桑变幻。俄罗斯著名作家果戈里说:当歌曲和传说已经缄默的时候,建筑还在说话。 由于是城市游记,住在市中心的公寓,去每个地方都不远。所以就没有按日期来分了。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时间来安排游玩次序。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给我留言,或者加我微信也可以。

东方莫斯科——哈尔滨

飞机到达哈尔滨已经是夜晚,为了方便游玩,住宿选择在中央大街附近。这里交通方便,饮食方面也有很多选择。这次不想做个匆匆过客,而是想和当地人一样慢下来在这城市的阳光下漫步。所以这次决定住公寓而不是像往常一样住酒店客栈。这样我更能找到这个城市的生活气息。 哈尔滨,最早满语中叫做“晾晒渔网的地方”;1898年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占绝大多数的俄罗斯移民使城市初步繁荣起来。哈尔滨从松花江边的一个小渔村,成长为远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战略要地。俄国人在道里,南岗兴建筑房屋2千多所,包括东正教堂、铁路职工住宅和高级官员住宅以及当时西方正盛行的“新艺术”风格的官方建筑,如铁路系统所属的铁路管理局大楼、火车站、铁路局旅馆、商场、铁路技术学校、铁路商务学堂等。这些建筑构成了早期的俄罗斯建筑风格,使这座城市历经百年之沧桑,一直凸显出浪漫的气息和异国情调。哈尔滨留存了大量的俄罗斯建筑遗产,遍布大街小巷的美轮美奂的东西方建筑,更使哈尔滨享有“东方小巴黎”、“东方莫斯科”的美誉。

中央大街

中央大街步行街 哈尔滨这座洋气的城市里到处弥漫着西方的味道,不是说这里的人们打扮的有多西方化,而是说这里的建筑颇具西方的风格。早上起床,拉开窗帘,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的建筑便映入眼帘,一阵欧陆风扑面而来。虽经历过大拆大建的荒诞历史,如今的哈尔滨尚存四百多处老建筑,包括俄罗斯式、折衷主义风格、巴洛克风格和新艺术风格等。西方建筑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建筑流派与建筑装饰风格,在这里几乎都能看到原型。

中央大街步行街 这便是著名的中央大街,这样位置便利景观极佳的房间,淡季竟然只需要一百来块。真是超出我的预期。

中央大街步行街 天气是极好的,下到中央大街闲逛,顺便找东西安抚自己饥饿的胃。

中央大街步行街 中央大街始建于十九世纪末,起初叫“中国大街”,1925年改称沿用至今的“中央大街”。在西方建筑史上形成的文艺复兴、巴洛克、折衷主义、新艺术运动等西方建筑流派汇聚大街之中,使得中央大街成为当时远东地区最为著名的街道。行走在其中,仿佛就是我数年前在伊斯坦布尔独立大街独自闲逛的感觉。

中央大街步行街 1898年哈尔滨开始大规模地修筑铁路和城市建设,来自关内及邻省的劳工大量涌入哈尔滨,原松花江沿江地段是古河道,尽是荒凉低洼的草甸子,运送铁路器材的马车在泥泞中开出一条土道,这便是中央大街的雏形,于是中东铁路工程局将沿江荒地拔给散居哈尔滨的中国人,至1900年即形成“中国大街”意为中国人住的大街。在狭窄的街道两旁是阴沟,铺上木板,铁板,供人行走,在各十字路口架着木桥,走在这条大街上的是骡马驾驭的车子。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由于埠头区的建立,这里俄人的铺子也多了起来,牌匾多用俄文,他们经营杂货修表等,所以虽称“中国大街” 但两侧多为欧式建筑,商业也多为外国人经营犹如外国城市一般。

中央大街步行街 中央大街与友谊路交口的公交车站都是欧式风格的钟楼设计。像这类设计的公交车站,哈尔滨还有好多处。

中央大街步行街 1924年5月,由俄国工程师科姆特拉肖克设计,监工,中国大街铺上了方石,顿时显得华贵起来,当时中国大街上的外国商店、药店、饭店、旅店、酒吧、舞厅不计其数,其中道里秋林分公司、马迭尔旅馆在整个远东地区也是颇有名气的,在这条哈尔滨最时髦的街上,俄国的毛皮、英国的呢绒、法国的香水、德国的药品、日本的棉布、美国的洋油、瑞士的钟表、瓜哇的砂糖、印度的麻袋、以及各国干鲜果品均有出售,不亚于一个国际商品博览会。

中央大街步行街 在中央大街靠北边的187号,是一座砖木结构的仿文艺复兴风格的浅黄色小楼,是哈市Ⅱ类保护建筑。建筑不但在空间布局有独特性,它的立面形式上也很有特点,面向中央大街两层,街角和街面都设有入口,而且长度很长,在立面上作了艺术处理,墙体的平行线与精致的托座屋檐线丰富和谐,组成了建筑的韵律和节奏感。 这座俄罗斯小楼建成于1914年,原为秋林商行道里分行,它是最早到中央大街落户的百货商店之一。提起秋林商行在哈尔滨很有名气,它后来的名称叫秋林公司。是沙皇俄国时,伊尔库次克城的商人伊万·雅阔列维奇·秋林在1867年创建的。他的青年时期参加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率领的勘察队,沿黑龙江下游航行。是这一广袤千里的地域,开阔了他的视野,那沿途两岸茂密的森林,未开垦的黑土地,以渔猎为业的稀疏村落和地产的细软毛皮以及人文地貌深深地吸引着他。在结束勘察队工作之后,于1857年他就到这投身于经商活动。1900年5月他在香坊开办了分公司;1902年为扩大经营,由香坊迁至大直街,后来经多次扩建成环绕大直街、果戈里大街及阿什河街长达173米的大型商场。1953年苏联移交给我国政府,成为国营企业。

中央大街步行街 和国内各大步行街一样,永远是人头涌动。

中央大街步行街

中央大街步行街

中央大街步行街 这座建成于1909年的建筑,原为日本商人水上多喜雄创办的松浦洋行,由阿·阿·米亚科夫斯基设计,是具有巴洛克特征的折中主义建筑。建筑采用砖混结构,地上5层。下段的一二层作为基座,设大玻璃窗,创造强烈的商业氛围。中段的三四层设小窗,与下段形成对比。上段的第五层由檐口线、女儿墙、阁楼窗、坡屋顶、穹隆等构成屋顶阁楼层。转角部分是整栋建筑的视觉中心和重点。入口处踏步平易近人,与街道环境相适应;二层中间窗两侧设置男女人像承托着弧形大阳台(原作在文革中被毁,1986年由著名雕塑家杨世昌等重塑);科林斯壁柱、倚角柱贯通三四层;四层设精巧的小阳台,窗洞上饰有断折山花;红色半球状穹隆顶肋间设小圆窗,穹顶基座也装饰有断折山花。建筑西端的小阳台、科林斯壁柱、断折山花既与中部相呼应,又作为建筑的收束。建筑北端以一个科林斯壁柱作为呼应和结束。

中央大街步行街 路过马迭尔宾馆,买了著名的马迭尔冰棍,网上名气很大,现在买冰棍都可以手机支付了。我觉得最大的特色是不用放进冰箱里卖。试了几口,实在吃不完。和大部分游客一样,拍完照就扔垃圾桶了。呵呵!

中央大街步行街 初春的枝头仍然是一片枯黄,没有一丝绿意。却正好可以让这百年老街的旧建筑露出庐山真面目。

中央大街步行街 这座融欧式古城堡建筑和现代派建筑风格为一体的中央商城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的产物。

中央大街步行街 欧陆式的建筑风格已经植根哈尔滨人心中,所以就算是后来新建的各种建筑都充满是浓郁的欧陆风格。和原本的老建筑融为一体,和谐共存。

中央大街步行街 未到哈尔滨之前听说哈尔滨美女很多,虽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多,但偶尔也能在街头见到长得不错的妹子。光线不错,抓拍一张。

中央大街步行街 是时候让不远万里随我而来的魔人布欧出来上一上镜了,弥补一下没有模特的缺陷。布欧脚下的方石可是大有名堂,方石块为花岗岩雕筑,长18厘米、宽10厘米。其形状大小和如俄式小面包,精巧光亮。据说当时一块方石的价格就值一个美元,又据说中央大街的方石块还能磨上一二百年。

斯大林公园

防洪纪念塔

防洪纪念塔 为纪念战胜1957年的特大洪水,哈尔滨人民于次年在中央大街北面,松花江畔建成了防洪胜利纪念塔,是这座城市的象征。设计师为巴吉斯、李光耀、兹耶列夫。纪念塔由立体塔身和附属的回廊组成 。塔高22.5米,塔基用块石砌成,意味着堤防牢固、坚不可摧 ,塔基前的喷泉,象证着勇敢智慧的冰城人民兴利除患,把惊涛骇浪的江水,驯服成细水长流造福于人民。塔下阶表示海拔标高119.72米,标志1932年洪水淹没哈尔滨时的最高水位; 塔上阶表示海拔标高120.30米,标志1957年全市人民战胜大洪水时的最高水位。 该建筑群由塔和古罗马式回廊组成,塔身上的浮雕再现了战胜洪水的生动景象,塔顶是防洪筑堤英雄们的主体塑像 。罗马式回廊高7米,谐调壮观,环立着20根圆柱,上端有环带连接,组成了长达35米的半圆回廊。塔顶是工农兵和知识分子组成的圆雕;塔身下部是群像浮雕,象征着20世纪的哈尔滨人民力量坚不可摧,牢固的堤防坚如磐石,塑造了战胜洪水的英雄形象。

松花江 和防洪纪念堂隔江相望的是太阳岛,也是哈尔滨著名的风景区。冬天有冰雕,夏天一片绿油油的湿地。偏偏这个季节比较尴尬,一片枯黄。如果是冬天,江面冰封比较厚的时候,还可以直接从这边踏着冰面过到岛上。现在要过去要买缆车票坐缆车才行。岛上有座太阳城堡。

松花江 这个季节松花江上只能见到气垫船

斯大林公园

斯大林公园 光秃秃的树,枯黄的草地,洁白的江面。一眼望去就是一幅北国风光。

斯大林公园

斯大林公园 虽然已经是阳春三月,公园的地面,仍有部分积雪。

斯大林公园 放风筝的老人家,装备很专业。

斯大林公园 公园里很多乒乓球桌,这位表情专注、动作夸张的老人家吸引了我的注意。

斯大林公园 还有玩独轮车的

斯大林公园 防洪纪念塔沿着江边往西走,这座建筑是索道站,想过江对岸可以在这边坐缆车过去。

斯大林公园 索道站对面有两栋俄罗斯砖木结构建筑,这便是1930年建。原为中东铁路处设的松花江站,现为江畔餐厅和公园餐厅。是一位日本建筑师依照17世纪俄罗斯古典木结构建筑设计的。

斯大林公园 由于气温较低,江畔餐厅和公园餐厅都还没有营业,难以想像夏天食客满座的景象。

斯大林公园 这个优美的建筑群是铁路江上俱乐部。建于1912年,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原名“游艇俱乐部”。亲水的独特地理位置、古朴典雅的欧式建筑风格、精巧别致的楼台亭阁十分吸引人的眼球,特别是船体的主建筑,半卧江堤,半伸江面,就像一艘整装待发的巨轮靠于岸边。

斯大林公园 屋顶为数个坡度很大的两坡顶纵横相交,屋脊高低错落、棱角分明、五彩缤纷,木制廊柱造型独特。外观呈积木形状,夸张的尖顶入口,设有高大的台阶,下部毛石基座与整体木质的装饰形成鲜明对比,室内欧洲的建筑格局,体现了古朴典雅的欧式建筑风格。

斯大林公园 独特的构造和明亮多彩的颜色征服了我。

斯大林公园 和太阳城堡隔江相对的,叫天鹅城堡。里面是些餐厅。我对这些环境优美的地方真是没有抵抗力。绝对是二人世界的好地方。两个城堡分别位于索道的两边。真是王子与公主的城堡。

斯大林公园

中央大街步行街 天鹅城堡旁边是星级酒店——友谊宫,原名中苏友谊宫。上世纪五十年代,在东北很多建了很多中苏友谊宫,包括沈阳和满洲里都有。是一些中苏合璧风格的建筑。

中央大街步行街 这建筑和后面在长春见到的兴亚式建筑又有分别,虽然都是中西融合的建筑风格,都兼顾了内部构造的现代化需求,但友谊宫明显在线条上显得更繁复一些。

圣·索菲亚教堂

圣·索菲亚教堂可以说是哈尔滨最有名的建筑了,也是每个游客必到的游览景点。相对国外那些如宫殿般规模的著名大教堂,这个圣·索菲亚教堂并不算大,因为起初只是为沙俄东西伯利亚第四步兵师修建中东铁路时修建的一座随军教堂。后以随军教堂为基础,重新修建了一座全木结构教堂。1911年,木墙外部砌了一层砖墙,形成了砖木结构式教堂。 1923年9月27日,圣·索菲亚教堂第二次重建,历时9年,于1932年11月25日落成,成为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索菲亚教堂是俄国建筑师科亚西科夫设计,富丽堂皇,典雅超俗,宏伟壮观,通高53.25米,建筑面积721平方米,可容纳2000人。正门顶部为钟楼,7座铜铸制的乐钟恰好是7个音符,要由训练有素的敲钟人手脚并用才能敲打出抑扬顿挫的钟声

圣·索菲亚大教堂 它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美的典型拜占庭式建筑,这座诞生近百年的建筑宏伟壮观,古朴典雅,充溢着迷人的色彩。教堂的占地平面从正上方俯瞰是个十字架。墙体全部采用清水红砖,高耸入云的金色十字架与红砖绿顶相辉映,显示出教堂主体巍峨壮美的气势。上冠巨大饱满的洋葱头穹顶,统率着四翼大小不同的帐蓬顶,形成主从式的布局。四个楼层之间有楼梯相连,前后左右有四个门出入。

圣·索菲亚大教堂 现在教堂已经没有作礼拜用途了,而是作为“哈尔滨市建筑艺术博物馆”使用。里面陈列一些老照片。门票不贵。20块一位。但实际也没有太多特别的东西。这些老照片在网上也经常可以看到。如果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在网上找找看。

圣·索菲亚大教堂 教堂周边有不少鸽子,吸引了游客的长枪短炮,“咔嚓、咔嚓”的快门声随着飞翔的鸽子此起彼落。

圣·索菲亚大教堂 两只鸽子深情款款地对视,和下面的那张照片有异曲同工之妙。

圣·索菲亚大教堂 广场边上设置了绿色的休闲椅供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休憩。

圣·索菲亚大教堂 广场周边的现代建筑同样也是拜占庭式“穹窿顶”。可见西方文化对这座城市影响深远。

圣·索菲亚大教堂 现在的索菲亚广场经过1997年和2006年哈尔滨市政府的两次扩建,已经达到14000平方米,周边的建筑风格也和教堂一道构成和谐的欧陆风格。站在广场教堂面前,有一种置身于俄罗斯的错觉,日落时淡雅的蓝调天空让人感觉宁静。

圣·索菲亚大教堂 夜幕即将降临,人群也渐渐消散。广场的小贩也准备收拾摊档归家。我总觉得教堂顶上的洋葱头和气球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相似之处。

圣·索菲亚大教堂 日落之后,我在寒风中又等了半小时,直到人群散去,华灯初上。因为我知道这里的夜景比日间还要美丽。为你愿受冷风吹。

圣·索菲亚大教堂 和白天的熙熙攘攘相比,夜幕降临后的圣·索菲亚广场只有偶尔匆匆而过的三两行人。也许是东北天气实在是太冷。人们更愿意待在有暖气的室内。而对于我这种从南方来的旅行者,零下的摄氏完全不影响我拍摄的热情。

圣·索菲亚大教堂 为了捕捉这日落后华灯初上的短暂蓝调夜景,我抬着三脚架围绕着教堂360度地用慢门拍摄。一位出来遛弯的老大爷对我呆呆站在广场中等相机长时间曝光的行为感到诧异,还跟我聊了一会天,说起他年轻时搞测绘用的还是卡尔·蔡斯镜头……

中央大街夜景

中央大街步行街 拍完圣索菲亚的夜景,随便吃了点晚饭便抬着三脚架回到中央大街拍这边的夜景。

中央大街步行街 夜幕中的松浦洋行是那样梦幻,细部浮雕精致,整体造型优美,光影变化和屋顶轮廓丰富,是中央大街的标志性建筑和高潮,哈尔滨近代建筑中闻名遐迩的杰作。

中央大街步行街

中央大街步行街 夜晚有不同于白天的风情

中央大街步行街

中央大街步行街 马迭尔宾馆旁边的夜市

防洪纪念塔 灯光装饰下的防洪纪念塔。圆形罗马柱回廊在灯光下更加迷人

兆麟小学 在地段街上,有一栋非常华丽典雅建筑——兆麟小学。砖木结构。基座重石上饰以爱奥尼克廊柱,双折坡檐装有盔形穹顶,表现出文艺复兴时期的特点。建筑质量堪称老建筑中的精品。始建于1909年,是哈尔滨一类保护建筑,建筑师吉达诺夫设计。1926年8月改建成学校当时命名为:北满特别区第一学区第二小学1934年12月又改名为哈尔滨市立公园小学校。 1948年3月为纪念民族英雄李兆麟将军,市政府将其命名为:哈尔滨市兆麟小学校。

中东铁路公园

松花江铁路大桥 建桥时铺设的铁轨是当时世界上最新型的铁轨。而时代的风云激荡竟使桥上铁轨的轨距随滨洲铁路的归属而多次发生改动。1935年3月,日伪收买中东铁路后,次年将宽轨改成准轨。1945年8月,苏联百万大军进攻东北日军,因军事运输需要,又将准轨改为宽轨。1946年4月,苏联红军撤退回国,东北民主联军接管滨洲线,又将宽轨改回了准轨。这是中东铁路公园内陈列的黄继光号机车。

松花江铁路大桥 铁路桥底下还有东风机车陈列和一些雕像。

松花江铁路大桥 月台上的雕塑无声地讲述着过往的一段历史。

松花江铁路大桥 公园里演奏管弦乐的老人是这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松花江铁路大桥 在滨州铁路桥的两侧各有体量巨大的碉堡,桥头堡是1916年为了守卫这座桥的安全而建的。毕竟作为运输兵力补给的战略要冲,这座大桥在每个战争年代都是至关重要的,没被任何一方炸掉已是万幸。

松花江铁路大桥 奔腾的铁龙在这座桥上跑了113年。这座大桥见证了一个远东文化经济贸易中心的诞生和飞速成长,见证了清末、民国、日伪时期和新中国时期哈尔滨的城市历史。经由这座大桥进出哈尔滨的不仅有数不清的中外旅客和货物;也有沙俄、协约国、侵华日军和苏联红军的部队;有中东铁路初创时期的各国移民;有逃避十月革命的大批白俄难民。中共的早期领导人也皆是经由这里踏上通往苏联“红色圣地”的旅程。2014年4月9日22时58分从漠河到沈阳的2668次列车从桥上通过,这是滨洲铁路桥上行驶过的最后一趟火车。随着与其相邻的中国首条高纬度高寒城际高铁哈齐客运专线松花江特大桥的投入使用,这座百年老桥停止了运营。这两座桥分别代表了两个时代,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铁路从完全依靠外国,到自主研发、设计和建造,再到现如今高铁运营里程达居世界第一。

松花江铁路大桥 原本的铁轨被铺上橡胶垫,据说完工时将全部铺有机玻璃,跟风做成目前流行的玻璃栈道。我反而认为是个败笔。相信更多的人希望保留铁轨,踩着铁轨散步,脚踢着枕木下的碎石是多少人的浪漫记忆。作为儿时在铁路边长大的人,对这个深有感触。

松花江 走上滨州铁路桥,看看冰封中的松花江。

松花江 江面上甚至还有准备凿冰捕鱼的人。

松花江 顺着铁路桥走过去,江北是湿地公园,还能看到太阳岛上的一些建筑物。这个季节枯黄的树林显得有点萧条。

松花江

松花江

松花江 这是防波堤

松花江 江北面是个船厂,这里有些崭新的船舶,静待开江后下水。

松花江 江面被冻住的船

松花江铁路大桥 这个季节江北面没有太大看点,所以又顺着桥回来,向老道外走去。那里才是哈尔滨最值得去看看的地方。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从景阳街拐进靖宇街,沿街看两侧老房子,狼藉满地。中华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立面和固有颜色,在这里已被很多现代材料和大块牌匾所肢解,许多沿街建筑已看不出主色,甚至有些建筑本身已经岌岌可危。这片已经成为待拆片区,居民已经纷纷搬迁。倒塌后的房子只余一段漂亮的雕花饰带供人遐想。已经铲平的匾额上还依稀有老字号的痕迹,难以辨认。

老道外 在景阳路这条狭窄的街道,有一栋颇有气势的建筑,它的建筑构造看得出必然来头不小,而墙上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也看得出文革年代留下的疤痕。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角度拍一张满意的照片。看到我在拍摄,一位路过的大叔停下了脚步和我说,赶紧拍吧,这些房子就算不拆,也倒得差不多了。这栋原本是老银行,你看那独特的花纹,这一片都没有这个花纹……厚重的老式铁门内一道道的门栓似乎也在印征它从前的身份。根据老地图查考起来,这栋建筑很可能曾是宝隆银号的所在。

老道外 这栋建筑由四根造型纯正的爱奥尼半柱撑起正立面的主要形象。这种仿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在老道外的众多中华巴洛克建筑中是极为少见的。

老道外 这座现在看来似乎不太起眼的四层小楼,在1920年可是东北最新的四层百货大楼——“大罗新环球货店”。店名为搜罗全球货物,革故鼎新之意。“洋门脸”大玻璃窗首开哈埠商业橱窗陈列的先河。金字牌匾由津门大书法家华世奎题写。室内有哈哈镜和电动“模特儿”,在营业大厅还设立了借物部和图书室,特聘请了俄籍美工精心陈列,后来成为“西部歌王”的王洛宾也曾被引荐到大罗新专门策划橱窗陈列。店内设立哈埠首创的电梯和送钱机,格外引人注目,当时有“到了哈尔滨,必去大罗新,电梯送上楼,满眼西洋景”之说。整日客流不断,汽车、马车、人力车在门前排出很远。现在这栋建筑主体保存还算完好,只是一楼门面的建筑形式和以往不同了。原来门廊下的大门和大橱窗都被砌平改成了紧闭的卷帘门。没有人再知道这栋破旧大楼的往日风光。没有人再记得它曾是哈尔滨民族商业的骄傲。将近一个世纪的雨打风吹,繁华如梦消散无踪。

老道外 北头道街29~33号的这栋建筑是一栋体量较大的四层楼,也曾器宇轩昂过。顶层一列的拱形窗,打破了老道外中华巴洛克建筑常用的女儿墙形式。曾经的老字号虽已被铲平却依稀可以辨认出广和盛的字样。建筑中段以粗大的罗马柱和出挑阳台做强调,显得端正大气。

老道外 紧闭的卷闸门、墙上的“危楼”、“验”等字样还有那一幅幅搬迁横幅都说明了这里不久将来会是另一个模样。北头道街8号,这栋被粉刷成薄荷绿色的二层建筑十分抢眼。老照片中这栋建筑的颜色有深有浅,在日本人发行的彩色明信片中它是砖红色的。那时它有一个听起来很美的名字——春和堂。这栋小楼上的浮雕繁复华丽,各种卷草花果和春和堂这名字真的很相配呢。

老道外 这是中华巴洛克的露天博物馆——靖宇街,虽隐约还有些当年的气息,但经过那么多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剧变。不少原本的建筑也被改建。原本气派的商业区反而显得有点像贫民窟。这些中西合璧的老建筑,从建成到现在已经近一个世纪了,风蚀雨侵,极度缺乏维护监管,破损严重。现有商家的所谓装修和牌匾对这些建筑的遮挡和破坏,致使这些建筑都已面目全非。而且这种现象在几乎所有的老道外商业建筑中都普遍存在。如果通过整改能修复这些残损,重现它们昔日的辉煌当然最好。只怕到时候为了省事,推倒重建落得个不伦不类,就只能凭照片凭吊过往了。

老道外 在老道外的中华巴洛克建筑群中有一栋表面装饰非常纷繁华丽的建筑,这就是坐落在靖宇街和南头道街交口处的纯化医院。这栋二类保护建筑建于1920年,以其丰富奢华的装饰手段来营造热烈喧嚣的氛围,似乎极尽所能的炫耀财富与骄傲。被很多人称为是中华巴洛克建筑的杰出代表。 纯化医院的前身是哈尔滨同义庆货店。同义庆绸缎庄和同义庆杂货店成立于1916年,是傅家甸最大的绸缎庄。在多年的成功经营后,投资兴建了这栋四层砖木结构的中华巴洛克建筑。 日益兴起的民族工商者和中国的建筑工匠有着极朴素的民俗化审美趣味,他们希望以巴洛克纷繁的装饰和奢华之风,获得更多的权利名望。于是将传统装饰的意趣和功用与巴洛克建筑的形式风格结合起来,创造出这哈尔滨中西方文化融通的特殊产物。这些建筑不但凝聚着中国传统工匠的建筑手艺,也记录着哈尔滨民族商业的崛起。

老道外 伪满时期,同义庆货店倒闭破产。1935年,这栋建筑用于滨江电业局。1948年松花江第一商场(原日本丸商百货店,现金太阳索菲亚)的152户中小商户统一迁址到同义庆货店这栋楼里继续经营。公私合营后,这些个体业主集体并入了哈尔滨第四百货商店。60年代,这里是哈医大二院附属门诊。1968年为纯化医院,1989年更名为哈尔滨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到2004年又把名字改回了纯化医院。

老道外 这栋令人眼花缭乱的建筑,立面通体充满了装饰纹理,采用了大量不同形式的壁柱。柱头和柱身上布满了复杂精美的充满中国传统装饰色彩的浮雕图案。建筑的主入口两侧分立着一对双倚柱,有着改良的西式爱奥尼式柱头与中式鼓座式柱础。主入口上方两根高大的科林斯柱则装饰着带中国结的图案。拱券内布满精雕细琢的卷草花枝浮雕。建筑二层的双分矩形窗和三层的双分拱窗的窗间柱和窗上方都装饰大量繁杂的中西花饰,形成了连续的韵律感。 这种追求繁复和华丽的风格很符合迅速膨胀的盛世中人,也不只上世纪初飞速发展的哈埠傅家甸商人们,上溯二百年的乾隆也喜爱这个调调。法国的路易十五时期的洛可可风格更是这种追求的极致体现。 现在走在街上,看到有些建筑对于奢华的表达就简单直接得多,只一眼就充斥着大金牙的既视感,那与这些老建筑的差距就不止历史这层外衣了。那些有能力或者有权利在街头建造楼宇的人们,如果都能花点时间在老建筑中浸染一下,感受下那些尺度、比例、分寸。也许我们的城市就会有更多值得回味的美。

老道外 纯化医院对面的中亚金行也是有些年代的老建筑,虽然这栋老建筑的建造年代不详,但是在三十年代的老照片和日本人发行的表现哈尔滨风光的明信片中已经能够看到它的身影了。现在这栋中华巴洛克建筑保护得状况还不错,大概是一直能够得到较好修缮的缘故。楼顶女儿墙上的瓶柱栏河和墙上的中式卷草浮雕装饰依然都保存完好。但是对比建筑的老照片还是能够发现不少地方是改动过了的。在靖宇街一侧和它紧挨着的那一半,从建筑上看并不是一栋楼。老照片上看起来也是另外一家店铺。从女儿墙的形式就能看出两者的不同。这栋建筑的二层墙面采用后退的方式,用四根爱奥尼柱和瓶柱栏河撑起较大的前廊空间,使建筑格局生动别致。这种“浪费空间”的做法,在道外中华巴洛克建筑的临街商业立面上是罕见的,存留到现在更是绝无仅有的了。

老道外 靖宇街头道街口停着辆改装过的甲壳虫,吸引了路人的围观。看得出车主是个很有个性的人。

老道外 车内的米妮洋娃娃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在靖宇南头道街,是个露天的跳蚤市场,各种老物件、古董什么的就摆在地摊上交易。

老道外 热闹非凡的场景

老道外

老道外 偶发的争吵似乎是跳蚤市场常见的事。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恐龙骨化石?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哈尔滨老照片

老道外 新建的交易中心——镇宝楼,不过从门口的横幅可以看得出人气不足,人们似乎更习惯户外地摊这种形式。

老道外 重

老道外 这些中华巴洛克建筑外观是巴洛克风格,但内里却是传统中式的四合院;外墙涂料是巴洛克式的热情奔放,浮雕花纹却已是中式的蝠、鹿、寿桃还有象征多子多福的葡萄等中华元素。前店后厂的布局,外围门面是做买卖的接待客人的商铺,内里是仓库或工场,甚至包括伙计的住宿,既是中西结合的产特,又是商业建筑。

老道外 这座标注为危楼的建筑是建于清末的大清银行。它的样式简单,像个展着双翼的半圆炮楼一样伫立在街角。这栋建筑可以说是北三道街有据可查的最早的建筑了。

老道外 这栋二层建筑原来还有一个漂亮的穹顶,在繁华的正阳街(现靖宇街)上显得端正大气。不知何时,这个宏伟的欧式穹顶被拆掉了,入口上方精巧的三角楣也不见了。剩下光秃秃的砖砌墙体被漆成几段颜色,灰不灰白不白。

老道外 对于一个外地人,实在没办法了解每一间建筑背后的历史,但老道外给人的沧桑感却能透过一张张照片跃然纸上。

老道外 曾经觉得这些横七竖八的电线杆和电线是破坏景观的标志,但偏偏在这样的环境却让人觉得毫无违和感。看了后面重建的老道外文化街,我猛然醒悟。老房子和新建仿古建筑的最大分别往往就是这一点细节。

老道外 不同时期留下的不同痕迹跃然眼前。

老道外 在清朝末年,英国商人在上海和杭州等地开了不少钟表眼镜店,店名叫“亨达利”。这栋“亨达利”靖宇街350号门店坐落在南小六道街街口。除了侧面的三层墙体有部分开裂外,这栋建筑保存还算完好。厚重的女儿墙,层叠的檐口角线,承托柱头间的檐壁浮雕已模糊不清了,唯有转角处还能看到浮雕的一丛兰花舒展枝叶。三层的窗间柱都雕刻了细密的条纹,螺旋向上,给人升腾华丽之感。用于悬挑牌匾的铁艺挂钩还在,浅蓝色和乳黄色的刷涂斑斑驳驳,色彩略显怪异。如今人去楼空。

老道外 而相距“亨达利”不远,便是“亨得利”的店面。中国商人应启霖、王光祖、庄鸿皋三人与外商竞争,先后在杭州和上海开起了钟表眼镜店,店名叫“亨得利”。外商觉得“亨得利”这个店名效法了“亨达利”,影响了“亨达利”的经营声誉,便起诉到了法院。起初地方法院屈从于英国势力,判“亨得利”败诉。当时“亨得利”在全国已经有很多分店,各分店成立了“亨得利管理委员会”,并将案子上诉到南京高等法院。南京高等法院认为,“亨达利”与“亨得利”都是在中国开店,应该按中国的法律办事。在中文中,“得”与“达”发音与意思都不同,“亨得利”的意思是“买卖亨通得到利润”,与“亨达利”毫不相干。就这样,“亨得利”打赢了官司。“当时,各分号听到官司赢了非常高兴,特地放假3天进行庆贺。”老道外的“亨得利”分店就是这场官司后的直接受益者。为了扩大“亨得利”的经营,当时的“亨得利管理委员会”选派得力职工到各地创办分号,浙江宁波的周彭年便来到了哈尔滨道外开始了创业生涯。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在道外区靖宇街与北九道街的交口,有一栋三层的中华巴洛克建筑,楼体的转角部分和檐口上装饰着丰富华丽的浮雕纹饰,墙体斑驳却风韵犹在。靖宇街261-265号建于1934年,曾是银京照相馆,后来做了道外区少儿图书馆。

老道外 2014年一则“中华巴洛克的珍珠不见了”的文章引起市民的关注。失主就是这栋“国家不可移动文物”。而它丢失的“珍珠”则是位于楼体转角处楼顶上的两个硕大的花篮雕塑。花篮里面盛满了丰收的果实,寄寓了国人对幸福生活的最朴素的向往:石榴、葡萄象征多子多福,桃子象征长寿,五谷百果象征富裕兴旺…因其雕饰繁复,在整个建筑中起到画龙点睛作用,所以被誉为老建筑上的两颗珍珠。而这两个灰雕的大花篮,在四月的某一天忽然离奇的消失于楼顶,不禁令人咋舌。经过调查,原来因为建筑年久失修,两个花篮雕塑是被雷击导致了倾斜,道外房产四所的工作人员担心大风天掉下来砸伤路人,就把花篮雕塑给拆除了。花篮雕塑风化严重且易碎,拆下来就碎没了已无法复原。而且整个过程并未上报文保单位,被定性为私自拆除,破坏城市文化符号。这花蓝雕塑是水泥堆塑的,当时是以石灰加桐油、糯米汁等混合成材料,工匠们用手塑造出来,是中国工匠们灵感的迸发。虽然不满百年,灰雕的制造工艺却已经失传了,现代人仿制翻模出来的水泥雕塑,都失去了原有的生动与细腻。所以到今日,这两个旧日的花篮也没有恢复,算是永久的失去了。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在北大六道街上的这一栋建筑是如此朴素,在繁花似锦的中华巴洛克建筑中,它简洁低调并不起眼。只有建筑顶上的十字架彰显着它神圣的身份,这里是哈尔滨市基督教道外礼拜堂,建于1936年,最早是基督教浸信会礼拜堂。

老道外 走近这座教堂,简单的白色外墙立面,十字架下有“基督教会”和“1936”的字样。唯一复杂的造型就是二层的六扇尖劵花格木窗,花窗上装饰有六角形的大卫星。建筑临街的南北两个角落里嵌着两块大方石,刻着《圣经》上的话语。一块刻着“上帝之道永存”“唯有耶稣基督是根基”“救主降生一九三六年五月”,另一块石头上刻着“归耶和华为圣”“耶稣基督自为房角石”“基督教浸信会立”。

老道外 在我生活的南方也有很多像老道外一样命运的旧房子,广州西关就有很多骑楼街和西关大屋。保育与发展这个大课题同样摆在全国人民的的面前。拆掉真古董日后重建假古董在中国已经发生过太多太多。但很多老房子经历过时代的变迁,原主人早已经不在,后面翻身做主人的贫穷大众又把原本的房子改建成另一个样,比如一些华丽的大门口被红砖砌上改成一间房。疏于维护的旧房变成一间间难以修复的危房。而作为商铺的门面又随着时代的变化更换着各种形式的招牌,大门的材料也随着时代更换过无数次,墙体的颜色也随着各家商户的审美而改变着……

老道外

老道外 靖宇北四道街

老道外 这就是交通银行哈尔滨分行旧址。它位于北四道街18号,为哈尔滨一类保护建筑。1928年兴建,1930年竣工。现为中国农业银行黑龙江省分行。砖混结构,地上四层。整体为方形,正立面为古典式三段构图。正面入口采用贯通3层楼高的巨型科林斯柱廊,顶托厚重的檐壁,挺拔有力。建筑端部两翼采用清水红墙窗,色彩自然古朴,红色与银白色的水泥科林斯柱和整体檐壁形成鲜明的对比,充分彰显出了娴熟的古典主义手法。属于折中主义建筑风格。

老道外 新闻电影院已列入《哈尔滨三类建筑保护目录》,这座古典复兴主义风格的建筑可以依法保留下来了,避免了拆迁改造的厄运。建成之初并不只放电影,那时,这座建筑里还经常演戏,所以它叫中央大戏院。中央大戏院也称平安茶园,1932年7月,平安茶园改建成平安电影院,这是哈尔滨最早放映有声电影的电影院,也是戏院和茶园开始第一次变脸。 该影院为欧式建筑风格,砖混三层结构。设有424个观众席,它的建筑风格、规模、档次、服务项目在当时堪称全市一流。

老道外 破旧的窗户,掉色的木门,拱形的屋顶,它不仅仅是历史文化街区,它牢牢的篆刻着哈尔滨的历史。光阴荏苒,它就在这里,这就是我喜欢它的原因,就像一个老人,在像我们述说着哈尔滨这座城市的故事,这个故事,牢牢的吸引着我。

老道外 离开那片待拆的街区,进入已经改造完毕的区域,这边首先进驻的是一些老字号,比如这家被称为东北水饺的创始地——范记永饺子馆。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鼎丰算是哈尔滨的老字号,总店坐落在与南三道街交口的靖宇大街392号。建于1915年现在是市Ⅲ类保护建筑。这是一栋典型的中华巴洛克式建筑。其建筑形式是西洋的,如连绵的券窗和柱式。但它的装饰则是中国式的。浮雕装饰多采用葡萄、石榴、牡丹等中国文化中寓意吉祥的植物纹饰或使用蝙蝠、鹿和仙鹤等象征福禄寿喜的动物图案。那墙上的一个浮雕图案就是一只梅花鹿站在一棵松树下,象征着富禄延年。寄托着闯关东而来的中国商人企望繁荣兴旺的美好愿景。

老道外 有着百年历史的老鼎丰是哈尔滨一段凝结着深厚情感的记忆。是哈尔滨民族工商业的一个代表,也是民族品牌的一个坚持。虽然哈尔滨市各大商店超市和旅游景点都有老鼎丰的销售点,哈尔滨人还是愿意到道外这个老店来。似乎在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楼里品尝的味道,才最能勾起人们的情怀。

老道外

老道外

老道外 还有这家老街砂锅店,特地进里面吃了午餐,熏酱和砂锅都很不错。

老道外

老道外 这些重建的街区就可以进到里面看看内部的构造。整个街区还在招商,大部分店面都还没有开。

老道外

老道外 修葺一新的房子和街道,整整齐齐。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就像影视城里面的感觉。

老道外

老道外 里面有画糖画的摊档。

老道外 还有剪影的手艺人。

老道外 直到我看到街上磨刀的这一幕,显得那么地格格不入。深感这不过是种表演,而他们都是演员。这其实不是真正的老道外,刚才在外面看到的老房子,它们会被全部拆掉,取而代之的将是这些新建的“中华巴洛克”。想到下次来到哈尔滨,看到的将是这样的“新道外”,心里有点是滋味。

老道外 不过在里面逛逛吃吃,听听相声什么的倒是挺不错的。

老道外

老道外 这里现在是东北影视基地,不时还会有电视剧在里面拍摄。

老道外 这座老道外大戏台,偶尔会有演出。

老道外 像我一样带着相机脚架对一切都好奇的摄影者

老道外

果戈里大街

果戈里大街 果戈里大街上的有轨电车拆掉17年后,又把街道开肠破肚安上一段铁轨,放上假电车,只为让人们重温”老镜头”。然而随着交通压力的增大,有轨电车又不得不搬离了老街,只留下两段轨道,像两道伤疤,时刻提醒着人们牢记这个城市城建史上拆拆补补的伤痛。

果戈里大街 2003年,果戈里大街要重现欧洲风貌,火柴盒居民楼都加上了欧式的元素

果戈里大街

果戈里大街 十几年过去了,风风火火打造出来要媲美中央大街的果戈里大街,游客们却并不买账。那些贴在墙上似是而非的欧式符号摆明了四个大字“我是假的”。联想起昨天在老道外看到那些静待拆迁的老房子和已经重建的部分。心里很不是滋味。有时真的想问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或许折腾是历史的本质,本没什么对错。而我们能做的只是记录这里曾经的故事和留下的痕迹。

果戈里大街 这是果戈里大街剩下为数不多的旧建筑,哈尔滨果戈里大街298号(黑龙江省外事办公室)建于1920年。原为日本驻哈尔滨领事官邸,1932年成为日本特务机关所在地,1947年为苏侨高等音乐学校,1958年以后为黑龙江省外事办。该项建筑为砖混结构,地上二层,地下一层。主入口临街,前有一门廊,侧面有一入口。在主入口后二层及左侧中间各有一穹顶。建筑左后角地面层设平台。

果戈里大街 这是一座以古典主义为基础,融入文艺复兴及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科林斯式叠柱门廊及女儿墙上的法式穹顶形成完善的结合。哈尔滨市一类保护建筑。隔着大马路远远望去,仍能感觉到它的气势所在。

果戈里大街 坐落在果戈里大街与比乐街交口处,有座带着古典气息的折衷主义风格建筑。可以在一整条街的假古董中轻易地识别出这个珍宝。女儿墙上有它的建造年代——1921年,到如今也近百年了。这栋老楼为地下一层、地上二层的结构,红灰相间,凸凹有致,带有些许古堡的风范。临街立面波澜起伏,极富韵律感,连续波浪型的窗眉,灵动又独特。对称式的结构设计,朴素的立柱除了凹槽别无装饰,使建筑端庄雅致又不流于浮华。这幢三类保护建筑却有着整个哈尔滨也不多见的独特风格。

果戈里大街 这里最早是一家药店,名为格罗斯基药店。1930年9月,中东铁路的一些俄籍职员集资在这里开办了一家银行,名为环城银行。这家规模不大的股份制民营银行,没有分支机构,只办理存款和放款业务,往来户必须是会员。初期股东只有200多人,注册资金只有3万元哈大洋,加上银行会员缴纳的会费总共只有5万多元,董事长由扎林·罗曼担任。客户都是一些工薪阶层人士、小业主、手工业者、中下层俄侨。会员借款时,除有相当的抵押品外,还必须以借款额的十分之一充当会费,还款时如索会费则须放弃会员资格。1942年,伪满政府加强对金融行业的控制,环城银行被迫停业,并入滨江实业银行。

果戈里书店 而现在果戈里大街最有名的当数果戈里书店,是间装修考究的书店,甚至号称中国最美的书店。但个人感觉有点名过其实。

果戈里书店 书店分为三层,首层的门廊连接步梯直接上二层,二层是公众区域,并不十分宽敞,图书陈列比较拥挤,还设置了水吧和餐桌。很明显,卖点不在图书

果戈里书店 书店的三楼是专属给VIP会员的西餐厅,装潢高贵优雅,也附有书可供阅读,很可惜并没办法入内参观。的确,现在的书店要靠卖书营利的确很困难。但是如此浮躁的气氛让我感觉十分压抑,随便看看就走了。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果戈里大街与革新街的交汇处,有座士课街天主教堂,原是东正教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1980年以后改为士课街圣母无染原罪堂。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这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教堂,砖红色的墙体,高低错落的圆顶和十字架,显得典雅端庄。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我去的时候不是礼拜日,紧闭的大门散发着一丝肃穆的气息。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这里游客不多,却是本地老人的活动场所,广场上既有专门发布征婚信息的区域,也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在抽打着陀螺。一看就是生活气息特别浓。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这些挂着的纸便是征婚启事。本地的、北上广深的应有尽有。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在教堂广场上晒着太阳抽着陀螺,也是这个季节很舒服的一件事。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在东北,玩陀螺的老人特别多。健身之余还能和老伙伴们拉拉家常。

果戈里大街 由于不想原路返回,从果戈里大街穿过一条叫阿什河街的小街去东大直街,不想却遇到两座隔街相望的老建筑,哈尔滨老城区真是处处有历史。阿什河街22号这栋灰楼是德国住哈尔滨领事馆旧址。这里最早由1898年进入哈尔滨经商的波波夫兄弟所建,建筑为砖混结构,文艺复兴建筑风格。他们当时靠为中东铁路提供枕木和烧柴发家。上世纪20年代中东铁路局易主,加之世界经济危机,波波夫兄弟商行破产,将此处移交给德国政府。1910年1月8日,德国驻哈领事馆将馆址迁至此处。现为哈尔滨市花园小学校办公楼。这条小街上乱搭的电线的确十分影响外观,怎么拍摄也无法避开,让人有些郁闷。一位路过的老奶奶好奇地看着我,还问这里有什么拍的?

果戈里大街 而这栋绿色的小楼是葡萄牙住哈尔滨领事馆旧址,就在德国领事馆旧址的对面的阿什河街39号,建于1912年,砖混结构,仿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为犹太商人列昂季.斯基德尔斯基的私人宅邸。1921年1月13日,葡萄牙驻哈尔滨领事馆成立后,波兰籍犹太人斯基德尔斯基被任命为领事,馆址就设在这里。1923年穆棱煤矿公司开办后,总公司也设在这里。现在此处是中共黑龙江省委第一幼儿园。后来在网上看了一下八十年代的旧照片,这座建筑外观原本应该是混凝土本身的灰色的,可能是作为幼儿园后才把它改为现在的颜色。

东大直街

秋林公司 在哈尔滨上世纪之初建筑中,以“新艺术”风格占多数。作为当时世界范围内流行的风格,以繁琐的装饰创造热情的氛围是秋林公司的的典型风格。在今天东大直街上已高楼林立,但无论这些现代化建筑色彩多么耀目,体量如何庞大,都无法掩盖秋林公司儒雅端庄的丰姿,深沉的暗绿色调同样宜人且醒目;秋林公司以其优雅的装饰、精美的穹顶造型超凡脱俗。在很多老照片中,这栋老建筑作为当时的地标经常出现。

圣母守护教堂 这座圣母帡幪教堂,又称哈尔滨圣母守护教堂、乌克兰教堂,俄语音译为巴克洛夫斯卡亚教堂,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东大直街268号,是一座东正教堂。深红色的墙体,绿色的穹顶,建筑风格独特,气派而厚重。

圣母守护教堂 哈尔滨圣母守护教堂1930~1932年建造,是两层砖石结构建筑。拜占庭式建筑风格。据说当时直接参考君士坦丁堡的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不是哈尔滨这座)设计的。平面呈十字型,中央部分是高大的穹顶。控制着整个教堂,里间为圣所,设置宝座、祭台、象形棺木。正上方悬挂耶稣复活圣象,外间为祈祷场所,有耶稣十字架受难象和圣象若干幅。此教堂对研究东正教传播和建筑艺术具有极重要价值。

圣母守护教堂 绿色调拱状圆形穹窿顶高耸入云,把异域教堂的建筑风格突显出来,既气派又厚重。穹顶下红色调圆柱形墙体上均匀开启的12扇设计精巧的上弧线采光窗,典雅精致。教堂四角外4个绿色半球体小穹顶,设计得小巧玲珑,依傍在高大挺拔的圆形穹顶周围,每个小穹顶上都立有一个金黄色的十字架,它们与大穹顶上的十字架交相辉映。

圣母守护教堂 解放后,教堂由哈尔滨市文化局管理,曾相继被新华书店、马戏团等非宗教团体占用。“文革”中该教堂遭到破坏,1982年动工修复,直到1984年10月14日圣母帡幪节,教堂才正式恢复了宗教活动,并成为中华东正教哈尔滨教会的所在地,也是目前中国唯一一座正式对外开展宗教活动的东正教堂。至今这里还存有1899年在莫斯科浇铸的重达2600公斤大钟。圣母守护教堂不仅是宗教建筑里的精品,更是哈尔滨多元文化的体现。

圣母守护教堂 和圣母守护堂隔着马路相望的是耶稣圣心主教座堂。

耶稣圣心主教座堂 耶稣圣心主教座堂原为南岗圣斯坦尼斯拉夫教堂(波兰天主堂),是一座波兰侨民建造的天主教堂,哥特式建筑。这座教堂很高,塔尖高51.6米呢。整个建筑看起来不像是个老教堂,因为是2004年重建的。如果适逢礼拜天可以进入里面。

圣母守护教堂 在圣母守护教堂的另一侧,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哥特式建筑风格的教堂。是路德会基督教堂。

德国路德会基督教堂 1914年德国人阿斯多尼亚▪里多瓦倡议兴建。德国路德会牧师贾乐天主持开堂。当时教堂占地面积2360平方米,设计风格属于德国哥特式教堂,解放后被国家列为一级保护建筑单位。文革期间,教堂于1967年被迫关闭,礼拜堂于1980年归还教会并进行修复,同年圣诞节复堂并接待信徒。

德国路德会基督教堂 哥特式的建筑具有鲜明的个性,指向天空的尖顶,高旷的内部空间,渲染着神秘崇高的宗教气氛。哥特式的教堂有别于古希腊柱廊式建筑的豁然开朗的感觉,是以与外界隔绝的内部空间为基础,营造出基督徒心神收敛,向往天国的和美,因此,在室内光线的处理上,较多的运用了暗色,阳光被挡在外,通过彩色玻璃只透过一丝丝暗淡的余晖。

德国路德会基督教堂 哈尔滨的尼埃拉依基督教堂占地面积2360平方米,建筑面积453平方米,是一座属德国哥特式建筑风格的教堂。北欧的哥特建筑风格不讲究立面上的水平划分,注重垂直划分,因此更密更突出。拱的样式非常俭朴。

德国路德会基督教堂 这座教堂在外形上朴实无华,外壁极少雕饰物。突出了哥特式的尖拱屋顶,为了减轻屋顶的重量采用铁皮盖。加厚了墙壁,减少了层叠的窗户,以此适应了哈尔滨气候寒冷的特点。教堂的内部空间高旷,单纯,统一。沉重的雕花大门,各种花格组成的窗户,当阳光由彩色花窗射进教堂时,变幻闪烁的色彩,产生强烈的装饰效果和恍惚,神秘的气氛。

德国路德会基督教堂 三座小教堂比邻而居,各有各的信众,可见哈尔滨开埠后涌入世界各地的来客,也带来了不同的文化。而这些东西都深远地影响着哈尔滨这座城市。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任意球松花江上的文化中心岛上,要从江北才能进入。这边还是新区,交通配套比较不便。我从东大直街拍摄完,搭了地铁再转公交车才到的。朋友也特别叮嘱,不要拍得太晚,公交车收了可能会比较难打车。而且据说东北打的都是必须拼车的。这我有点适应不了。所以下午就已经来到了大剧院。哈尔滨大剧院站下车,走过对面马路便可以见到这个音符的雕塑。

哈尔滨大剧院 这里是大片的湿地公园,在夏天过来必然很美。现在枯黄的景象只能说是另一种苍凉美吧。

哈尔滨大剧院 结冰的松花江和枯黄的江边湿地。

哈尔滨大剧院 通过江面线条优美的长桥,进入到文化岛内。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都说哈尔滨大剧院是雪峰设计,但在我看来却更像海螺。

哈尔滨大剧院 大剧院由1600 座的大剧场及 400 座的小剧场组成,隔江相望很明显可以看出大剧院的几个组成部分。

哈尔滨大剧院 白色铝板立面局部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大剧院内部,大堂顶部巨大的天窗成为焦点,阳光通过天窗上金字塔般的结晶幕墙单元倾泻而入,洒满整个大堂。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 冰面使得景物少了倒映,要不这个角度是个值得期待的机位。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造型仿佛是从周围的湿地中生长出来的建筑,洁白的建筑外观与这座冰雪之城交相呼应,必将也成为摄影爱好者和游客除索菲亚大教堂以外最值得来拍来看的地标。

道里区 离开哈尔滨前的傍晚。在外闲逛。竟然发现一路的黄昏景色还不错。天空出奇地美丽。便也顺便拍了几张。

道里区 哈尔滨第一中学校始建于1912年,其前身是哈尔滨鲁人同乡会创办的 “鲁人旅哈学校”,是当时中国人在哈尔滨建立的最早的高级中学。

道里区 哈尔滨市委的办公大楼,造型非常有特色。

道里区

道里区

道里区

道里区

道里区

道里区

道里区 以一张日落后的剪影结束此次哈尔滨之行,去往下一站——长春。对我的长春之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以下链接查看#城市游记#漫步长春http://www.mafengwo.cn/i/6942590.html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0条评论

目录

《我是达人》#城市游记#踏着城市的脉搏漫步哈尔滨,听老建筑讲那过去的故事。

1说说这次旅行 2东方莫斯科——哈尔滨 3中央大街 4防洪纪念塔 5斯大林公园 6圣·索菲亚教堂 7中央大街夜景 8中东铁路公园 9老道外 10果戈里大街 11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12东大直街 13哈尔滨大剧院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笑飞雪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