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又遇周庄,冬日里独一份的逍遥

又遇周庄,冬日里独一份的逍遥

精华

lv91799441 于2020-01-18发布 | 12月出游 | 浏览4671次

前言

所谓泽国,多水之地也。周庄自古即为泽国,水是周庄的摇篮,也是周庄的命脉,生生不息的水孕育和滋养着周庄的一切。0.4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大多数人家依水而居,枕水而眠。朝阳暮霭,古镇在晨曦里浅唱低吟。石桥联袂,砖雕门楼点缀,民居畔河埠通行,街巷纵横,古镇周庄,活色生香着,保留着如斯模样。

冬雨清晨,寻找江南水乡中的金钥匙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眼中,也有着一千个周庄。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踏入这江南水乡,却是第一次遇到雨中的周庄。

对于摄影师,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清晨的,即使是在这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冬日。人们都说周庄的商业气息太重,那是他们没有在清晨走进过它。清晨时分的它,才是一个真正充满着生活气息的江南水乡。

雨中的周庄,打着伞拍照确实有些不便,但风景确实与平日里不同。悠长的青石板早已被雨水冲刷的蹭亮,街道两边的灯光照射在石板路上,橘黄的光线像水墨画般晕染开来,冰冷的石板与温暖的灯光在这一刻融合,这就是雨水的魅力。

一路上,遇到的游客确实很少,不知道是因为下雨还是因为冬日的寒冷。偶尔遇见袅袅青烟飘散在白墙黛瓦之上,大概是早起的老人正在生炉子,沉寂了一夜的古镇仿佛也被唤醒。

周庄的居民起得比你想象的要早许多。当我踏上主街时,已有人拎着刚买的菜往家里走。街边的早餐店也早已是烟雾缭绕,毕竟他们要靠着这些美食去赚取一天中的第一桶金。尽管古镇开发的已经很完善,但这里仍然居住着600多户的原住民。虽然他们大多是不愿离开的老人,但依旧是周庄最古朴也是最美的风景。

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周庄最有名的标志——双桥。它是周庄闻名于世的起点,也是如今来到周庄必拍照打卡的地方。一座石拱桥,一座石梁桥,他们像一对龙凤胎,坐落于流水之上,沟通着两岸三地。当初建造他们的徐氏兄弟可能怎么也想不到,整个镇子会因为这两座桥而让世界所知晓。

去过的古镇很多,见过的古桥也很多,为什么是双桥,为什么是周庄?或许,一切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清澈的银子浜和南北市河在镇区东北交汇成十字,石拱桥横跨南北市河,桥东端有石阶引桥,伸入街巷,石梁桥平架则在银子浜口。桥面一横一竖,桥洞一方一圆。

双桥又被称为钥匙桥。许多人说两桥相连很像古代的钥匙,而在我看来,这是完整的钥匙与锁的组合。圆形的石拱桥是钥匙,方形的石梁桥是锁,此时钥匙的半截已经插入锁中,只待有人将它打开。

陈逸飞与双桥的故事已不必多说,他就是打开这把锁的人。一幅《故乡的回忆》,打开了这座古镇与世界沟通的门,让它清晰完整地呈现在世人的眼前。之后,来解锁的人越来越多,画家、作家、摄影师、游客……只能说,钥匙桥不是钥匙,却远远胜过钥匙。

站在桥上,两岸风光尽收眼底。雪白的墙壁,青黑的瓦片,弯弯的小桥,悠悠的摇橹声,街边小店的雾气,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此时,无须太多的言语,静静站着,品味空气中弥漫的古朴与静谧就好。

一座沈厅,一段江南首富的传奇

君无戏言,这是古代皇帝给大家最深的印象。但偏偏有这样一位皇帝,为了建造城门,不仅言而无信,更耍起了无赖。他就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

作为最后一个在南京定都的朝代,朱元璋对南京城门的修建十分重视,有“里十三、外十八”之说。在众多城门之中,最为神秘的一座,便是传说埋着聚宝盆的中华门。而这个聚宝盆的主人,便是从周庄发家,富可敌国的江南富商沈万三。

当初建造中华门时,屡建屡塌,最后找来神算刘伯温看风水,得知必须以聚宝盆堵住地基之下专门吃土石的怪兽。于是沈万三便躺着中枪了。但朱元璋也知道皇帝不能硬抢,于是便承诺“三更借五更还”。但真当三更借走,到了五更时,却没有人打更。原来是朱元璋下令,以后打更人只准打一到四更,否则杀头。于是聚宝盆便被一直“借”走在了中华门下。

其实,关于朱元璋与沈万三的故事还有很多,尤其当你走进周庄,走进沈厅。

并不是很大的周庄坐拥着千户民居建筑,在这之中,大半是明清与民国时期的建筑,其中就包括百座古宅、六十多个砖雕门楼与一些骑楼、水墙门。在这些建筑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无数与周庄有关的历史与故事。在这之中,就以沈万三和沈厅最为出名。

在我的记忆里,第一知道周庄的名字,就是张卫健所演的那部《聚宝盆》。它讲的不仅是周庄与沈万三的故事,而且拍摄地也选在周庄。坐落于富安桥东岸的沈厅,其实并非沈万三的故居,而是他的后代子孙所建。但因周庄是沈万三的立业之地,沈厅自然也成为沈万三传奇的寄托。

七进五门楼的沈厅,其实并不只从大门开始,门口的码头也是沈家的专属。“轿从门前进,船自家中过”,这是大户人家才有的生活方式。第三进的会客厅就是传说中的冷板凳。如是贵宾,茶不过三杯便请进贵宾厅与主人会面,若是不远搭理之人,三杯茶水奉上,便可以送客了。合欢桌、千山百寿图、遮羞桌……无一不彰显着沈家的财力与思想的与时俱进。

沈厅的最后一进,供奉着沈万三的铜像,在周庄,它非文非武,是“富财神”。其实抛去那些故事和传奇,只看沈万三的经商之道,也值得我们当今许多人学习。记得《聚宝盆》中有这样一句话,“其实商人就是买东西,把东边的买卖到西边去,辨贵贱、调余缺、度远近”。而当时的沈万三也深知其中的奥妙,除了通过运河和长江在国内做生意,还将江浙一带的丝绸、陶瓷、粮食和手工业品等运往海外,做起了国际贸易,可谓目光长远。

不管如何,如今的沈厅早已成为大家来到周庄必打卡的一个景点,也是周庄历史文化的标志之一。而沈万三的名字,也早已流淌在周庄的血液之中,无法割舍。

有一种生活方式叫周庄

初到周庄,觉得一切都是陈旧斑驳的,那浸淫在水边的古老民居是斑驳的,那横架于河上的小桥是斑驳的,那河边的石板是斑驳的,甚至那悠游于水上的一些乌篷船也是斑驳的。这一座斑驳的古镇,就像一个世纪老人,用喑咽的声调,缓缓地向我们述说着逝去的岁月,述说着人类历史的童年。

跟着游人,沿着由南北市河、后港河、油车漾河、中市河的石驳岸一路走来,观赏有名的双桥、富安桥和贞丰桥,参观名人故居张厅、沈厅,悠游繁华的中市街,饱览了古镇古色古香的异样风光。

周庄的小楼,很有古韵,家家仿佛悠远的古宇,挂起一串红灯,站在桥上远远望去,真是好风景。在桥下,那静在远处的,美丽的乌篷船。船舱两处,雕花镂空的船身,紫色的幔帘收卷,船头绑起两只长纸红灯。湖心,偶尔一位老翁撑过船来,荡开平静的湖面,层层的涟漪,如我们初到周庄的心怀。

“流水人家”无疑成为了这幅图画最好的概括,有人说水之美是清流见低,我觉得这里的宁稳绿潭也别有一番美景,隔岸便是当铺酒家,那悬挂在门前的一串串灯笼衬托出了这片宁静景象在节日里的喜庆。从岸边斜到水中的阶梯应该算是这江南小镇中最大的特色了,住民们在那里用河水洗衣淘米,给这贯穿全镇的河道带来了淡淡的粟米之香,而正是那石拱桥连接这“流水人家”,这些小桥虽然没有精细庄重的雕刻,没有如此圆润的弧度,但是正是那形式简单,由几根木扶把形成的桥连接了两副不同的画,将眼前的景色缩小,“小桥流水人家”才能真正形容这简洁的构图。

那咿呀作响的门窗就像蔡琴的《小窗相思》,仿佛在讲述着一对有情人的缠绵往事。过往倏忽的渔船迎来送往,难免想起齐豫那首《船歌》,或许莫名有种“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的凄凄惨惨戚戚。

在这里,每个人都能找到他所喜爱的那个周庄。摄影师眼里,清晨与黄昏的周庄是最美的,每个角落都散发着生活气息。文艺青年眼里,猫空、周庄博物馆、星巴克……都是他们最爱打卡留恋的地方。对于文化爱好者,街头小巷中的各种非遗小店都是他们所探寻的对象……在这里,有一种生活叫周庄。

站在石桥上,与你的他或者她相偎一起,看两岸粉墙黛瓦相邻错落,感受眼前仿佛写意国画般的美不胜收,体会那细水长流般淡定的浪漫,管它是否也成为别人的风景。黄昏时分,哼着《又见炊烟》,迎着余辉与爱人在河边牵手散步,或许更能读懂爱的滋味。

周庄万三家宴,暗藏杀机的绝世佳肴

在中国的历史上,奢华的宴席不计其数,而因佳宴流传下来的故事也数不胜数。从商纣王的酒池肉林,到三国的煮酒论英雄,再到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盛唐的贵妃醉酒,清朝的满汉全席……美食佳肴,大快朵颐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各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但要提到杀机四伏的宴席,除了意在沛公的鸿门宴,就要数富甲一方的沈万三招待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万三家宴了。

都说乱世造英雄,朱元璋与沈万三皆是如此。一个从放牛娃变成了大明王朝的开国皇帝,一个从默默无闻的商贩变成了江南第一富豪,甚至富可敌国。原本这两位英雄应该惺惺相惜,谁知却也因为这乱世成为了需要相互提防的敌人。

树大招风,建国初期,立足未稳,国库空虚的朱元璋是不可能允许这样一位富可敌国的商人的存在,而这顿看似风光无限的万三家宴,就是他精心设计,准备陷害沈万三的“鸿门宴”。

鸿门宴是项羽请刘邦,项羽要杀了刘邦,万三家宴是沈万三请朱元璋,朱元璋要置沈万三于死地。定罪必须有个罪名,于是,那碗香喷喷的万三蹄就成了最好的借口。

都知道皇帝姓朱,猪蹄不就是“朱蹄”么?你想吃皇帝的脚,还不治你大不敬之罪。轻则没收家产,发配边疆,重则满门抄斩。好在沈万三灵机一动,将猪蹄改名万三蹄,就此逃过一劫。谁知,朱元璋是下定了决心想用这顿饭解决沈万三,又心生一计,让沈万三切分猪蹄。在皇帝面前动刀,是万万不可的,也是杀头之罪。当然,筷子也不可以。谁知沈万三毕竟在商场上混迹多年,想出了用蹄髈上的一条骨头作刀的办法,成功的又躲过一劫。

其实,抛开宴席上的杀机四伏,单看招待皇帝的这顿家宴,却是堪称豪华。姜汁田螺、蚬江水鲜、红烧鳝筒、田螺塞肉、红烧桂鱼、农家鳗鲤菜……地处江南水乡,食材必然取自河湖之中,鲜美无比。再配以万三十月白酒、万三糕、糖芋艿等点心,堪称色香味俱全。而且万三家宴又称万三八大碗,因为其使用的大多是青瓷大碗和毛竹筷为器皿,席间人们可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快活。对于出身农家的朱元璋来说,可能这也是他第一次吃到如此丰盛鲜美的宴席吧?

不管是万三家宴,还是后来沈万三的所作所为,其实都为大明朝的巩固出了不少力。但尽管躲过了万三家宴的杀头之罪,最终还是因为一句“替皇上犒劳三军”被治罪抄家,发配云南。一代富豪也就此陨落,留下的只有关于它的传说和万三家宴、万三蹄。

如今来到周庄,不吃一顿正宗的万三家宴就不算真正来过周庄。在这个冬日,屋檐上的黛瓦沐浴着夕阳的余晖,看着楼下街道上的熙熙攘攘,闻着胖那边清新的水香,在酒楼里坐着,一边享受着皇帝才有的待遇,一边听着沈万三传奇的过往,思维仿佛穿越时空,别有一番滋味。

当河岸的那一串串数不清的红灯笼亮起,这边连着那边,在周庄老街上挽成一条长长的守望。古镇便恢复了鲜活,千年一夜,这就是我要寻找的人间……

越是在乎你的人心放的越低,我们从未奢求得到什么。水面上漂起的两盏小小的河灯,承载着我们小小的愿望,求对方一个平安,只是平安,就足够……

用一瞬间的存在对视着她永恒的明亮,我们是如此卑微。一灯如豆,换一场相信,相信一个奇迹……

明处,夜色流光;暗处,宁静安详。流水哗哗上还有一座外婆桥,童年,梦里的故乡。

灯火朦胧了,夜色模糊了,每个人都还剩一个自己的梦,让在你在古镇温暖的臂弯里安然入睡……​​​​

香村旁的醉人酒香,周庄独有的味道

美食配美酒。丰盛的万三家宴上,自然少不了美酒的相伴。其实,周庄人的冬天,是少不了要喝冬酿酒的。

对于老百姓而言,能够驱寒除湿,补气暖身的冬酿酒是过冬的必需品。而对于酿酒师而言,冬酿酒是入冬的最佳仪式。此时的天气温度较低,酿酒时无杂菌,此时所酿之酒,品质上乘。在周庄景区不远处的村落里,我就见到了正在以古法技艺忙碌着酿造新一季的黄酒的酿酒师们。

一个下着冬雨的周末,走进这座隐藏在江南水乡里的酒坊。这原本是一座有三十余年历史的老酒厂,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焕然一新的万三酒庄。还未踏入酒庄,就已闻到浓浓的酒香。这里的每一分空气,都盈满酒糟的味道,轻嗅其香,那是令心情也会瞬间灿烂的醇香。

酒坊师傅娴熟的古朴酿制手法,让每一个糯米都心甘情愿的化成一滴琼浆玉液,在清冷与热烈的巨大碰撞下,让你感受到,原来大自然竟倾注给米酒如此深厚的宠爱!浓烈的炉火,灶台上的米锅,肆恣缭绕的糯香,让这里的空气都变得柔和绵醇。

江南盛产黄酒,但对于我来说,却很少去尝试它的味道,毕竟他早已被打上了老年人专属的标签。但在万三酒庄中,由黄酒特制的鸡尾酒却刷新了我对黄酒的认识。入口冰凉清甜后又有酒香回甘,带着年青的新活力,黄酒有了更适合我们的调调。

伴随着微微的醉意,踏入今天要入住的香村祁庄。这已经是香村的第四个年头,也是我第三次入住。从最初的乡村民居,到如今独栋各具风格的别墅,它每次的改变都是让我惊讶无比的。从80年代的复古风,到现代化设计感极强的简约风,再到这次入住,充满生活气息的农家小院,这里几乎能满足你所有对民宿的幻想。

夜晚时分,华灯初上,这里的夜景也是让人如痴如醉。伴随着这些造型各异的灯光,这个冬夜貌似也不再那么冷了。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0条评论

目录

又遇周庄,冬日里独一份的逍遥

1冬雨清晨,寻找江南水乡中的金钥匙 2一座沈厅,一段江南首富的传奇 3有一种生活方式叫周庄 4周庄万三家宴,暗藏杀机的绝世佳肴 5香村旁的醉人酒香,周庄独有的味道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lv91799441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