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首页 > 游记 > 【我是达人】一场篁岭晒秋,一座文学庄园,走进不一样的婺源

【我是达人】一场篁岭晒秋,一座文学庄园,走进不一样的婺源

美图 精华

觉非行记 于2016-09-06发布 | 8月出游 | 浏览1658次

前言

对于婺源,有太多的印象,徽州古村、油菜花海、篁岭晒秋……每一种,都是田园牧歌式的诗意。
婺源,乃古星名,古神话中的婺女,能文能武,是智慧的化身。
婺源一直流传着婺女的美丽传说:尧帝时,天下洪水滔滔,婺源这样一个山区,也家家户户被水淹没了。就在很多山民被水包围、无处逃离的时候,远方漂来了一个美丽的姑娘,骑在一条巨大的鳙鱼的背上,逆水而上,把一个个孤立无援的山里人拉上鱼背,逃出了洪水包围。后来,水消退了,大鳙鱼干死了,化为婺源境内的大鳙山,那个美丽的女子,也飞上了天,化成了“婺女星”,每到夜晚都向人们眨着眼睛……

遇见婺源

食在婺源 山水田园之外,婺源的美食,也是一大惊喜,足以写一本书细细道来。此次,只是浅尝婺源美食,种类不全,以小吃为主,但也爱上了这传统的味道。

荷包红鲤鱼,在婺源已有300 多年的养殖历史,它由于色泽鲜红、头小尾短、背高体宽,形似荷包而得名。婺源荷包红鲤鱼肉质肥美,营美丰富,是婺源人逢年过节的美食。

野艾果,用艾草的汁液混合米粉制成,里面包裹萝卜丝馅,味道很赞。

宿在婺源 婺源旅游发达,基础设施齐全,各类住宿都有,最常见的是家庭客栈,住在村里,只是环境参差不齐,景区也有精品酒店,可供选择,譬如篁岭就有景区住宿,相较家庭客栈硬件设施更好。 这一次,我都是住在婺源太子桥的三清媚文学庄园,距离婺源县城及各个景区都不远,木屋也很有特色,尤其能结识一群爱文学的女子,还可以策马奔腾,感觉很赞。如果对文学感兴趣,或者只是想找一个不一样的住宿点,都可以去文学庄园探探。

行在婺源 婺源的交通越来越便利,通高铁,可从四面直达,若没有高铁,或者距离较远,可先乘坐航班到南昌、景德镇、黄山、衢州,再从南昌、景德镇、黄山、衢州乘坐高铁到达婺源。 婺源各个景点之间的交通不是特别方便,没有旅游专线,只有县城到乡村的巴士,建议拼车。婺源县城不大,出租车出县城就不打表,价格不便宜,建议滴滴,相较黑车来说,还是滴滴比较靠谱。

一场篁岭晒秋,晒出最美乡愁

山绕清溪水绕城,白云碧嶂画难成。 日斜猛虎峰头度,雨歇游鱼镜里行。 处处楼台藏野色,家家灯火读书声。 居民一半依山食,不事牛犁用火耕。 ——《徽州》

这首明人描摹徽州的诗,在现在,依旧贴切。白墙黑瓦马头墙,一座座诗一般的古民居,依山而建,遗世独立。 明清时期,徽商发迹,他们回到故里,建房、修祠、铺路、架桥,将村落建得气派堂皇;徽商没落,在偏远的山区,他们渐渐沉默,时间仿佛在此悄悄流过,只在白墙黑瓦间留下印记,却保留了明清村落的原始。

沉默了许久,在渴望找寻桃源人家,找寻一份乡愁的现代社会,突然间,经过时间洗礼的徽州又成了大家的寻梦之地。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地处偏僻山乡的婺源,幸运的,保存了古徽州的所有气韵。

于是,油菜花成海的春天,越来越多的游人,走进婺源,感受这份田园人家的唯美,却也给婺源,带来了喧嚣。 避开了最美的春季,在夏末初秋走进婺源,原本只是想在游人不多的季节,静静的触摸最真实的印记,感受最真实的生活,却偶遇了篁岭晒秋。

“窗衔篁岭千叶匾,门聚幽篁万亩田”, 挂在山崖上的篁岭古村,依山而建,地无三尺平,受地形限制,村民没有空地晾晒农作物,家家户户在房顶上架起长长的木架,使用竹晒匾在晒台上晾晒,既不占地方,又便于收藏。

夏末初秋,长长木架托起圆圆的晒匾,辣椒、玉米……,五颜六色的作物,衬托着层层叠叠的民居村落,是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篁岭传承了500多年的晒秋,一不小心,成为一种民俗文化,一种生活方式。虽然原居民都已经搬下山,篁岭古村在改建之后,已经成为一个旅游村落,可老居民每天朝晒暮收,却让这个村落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生活,百年不变。

夏末初秋,在朋友的带领下,走进篁岭,原是带着对改建古村落固有的成见的,可走在村里的街道,望着五颜六色的房顶,触摸着用古老的木材照着旧日模样建造的房子,来时的疑虑与成见,都烟消云散。

夏末初秋的篁岭,赶上什么就晒什么,距离晒秋最美的时节还差了两周。可那时,就已经有了丰收的喜庆,在鲜艳的色彩中,读到了一份浓郁的乡愁。因为缺失,更显珍惜。

从村里走到村外,迎来的,是一片高山梯田,油菜花开的时节,应该是最美的,而现在,没有花海,只是光秃秃的梯田,却也有着梯云人家的气魄。

一处江湾古镇,走出文人名将

来到婺源,很多人都愿意去江湾沾一份灵气,江湾地处三山环抱的河谷地带,东有灵山,南有攸山,北有后龙山,一条梨园河由东而西,从三山谷地中穿行,山水交融。

自唐以来,江湾便是婺源通往皖、浙、赣三省的交通要塞,是婺源东大门。这里山水环绕、文风鼎盛,养育了状元、进士与仕宦38人;走出明代抗倭名将江一麟、宫廷太医江一道、清代音韵学家江永、民国教育家江谦等贤仕和一代伟人江泽民。有文人学士19人,传世著作92部,其中15部161卷选入《四库全书》。

走进江湾,只是匆匆一瞥,可了解了江湾的故事,也便懂了江湾人的气定神闲,宠辱不惊。

一座文学庄园,育出诗意女子

在这片婺女星守护的土地,中国第一个女子文学庄园悄然扎根,吸收着婺源的传奇,成为她们的诗意栖息地。 在愈来愈浮躁的如今,能静下心读一读《瓦尔登湖》已是奢侈,又有几人,能坚持走文学路不回头。

这条路三清媚走了九年,九年里,上千个女子聚集,在《三清媚》杂志上,泼墨耕耘,实现自己的文学梦;九年后,三清媚扎根婺源太子桥,一千亩的土地,一座文学庄园,意图安放更多女子的文学梦。

文学的世界中,女子,似乎很少成为主角。 在瀚海般的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中,专写女子的,似乎只记起了一部“女儿是水做的”的《红楼梦》、一部个性鲜明的《飘》。

在几千年的文学史上,能够留名的女性,古代的蔡文姬、卓文君、李清照、唐婉、鱼玄机,近年的陈衡哲、冰心、萧红、丁玲、张爱玲、三毛……细数下来,也只是零星一点。 现代的女子,为家庭、为事业,已然很累的生活,又能留有多少空隙给文学。纵然没有生活的压力,可面对世界的诱惑,曾经的文学梦,也只能黯然远去。

文学庄园,便是真实世界的梦想乌托邦,这个空间,同样生活着,却是更纯粹的生活,空气中都飘散着文学的味道。

文学不虚无,扎根在传奇的土地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文学;“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是文学。文学不是虚无缥缈的,文学来源于生活,扎根于土地。

庄园的主楼,是文学社女子读书写字的地方,门口赫然挂着的,是梁晓声老师手书的“《三清媚》文学村”匾额。进门,便闻见书香,书架上,都是曾经惊艳了时光的文学作品,还有庄园女子自己动笔写下的一期期《三清媚》。

千亩的庄园,有一湖水,划着竹筏,游在山水间,思绪伴着湖水流动,便是灵感的来源。湖岸,在木屋中,望湖中风景,看云卷云舒,在最自然的状态下,叩问自己,写出不染尘埃的文字。

稻田、菜园、果树,是千亩土地上最原始的存在,将飘在空中的文学拽下来。书香贴近了生活,也感染了稻田。闻了书香的稻田,也渐渐的,似乎能借着风,跟庄园的女子传情达意。

庄园的三餐,都有着文学的名字,餐厅,也有散文、诗歌、小说之分。在这样的餐厅里,吃饭,也能吃出文学的意味。

寄养在庄园的两只白狗,似乎也通了灵性,纵然是睡觉,都要走进书香的房间,躺在书架下;湖里的团鱼,上岸后,爬着爬着,爬上书桌,看起了书。

文学,扎根于这片土地,也留住了这片土地的传奇。 女子不阴柔,驰骋在诗意的庄园 文学庄园里有一个驭风马场,生活着一群骏马。

马为六兽之首,迅疾、猛烈又不失温柔,在文学的世界,马不仅仅是一种生命,更是一种符号、一种象征。 《西游记》中的白龙马、《三国演义》中的赤兔马,塞翁失马、老马识途,“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文学世界中的马,善良、勤劳、忠诚、坚韧,是理想的化身,几乎有着一切可见的美德。 一群烈马,是文学的意象,也为庄园添了份豪情。

女子文学,细腻温情,偶尔也有些许阴柔,庄园的烈马,正中和了这份阴柔。于是,这里的女子,能读书写文,也能策马奔腾,驰骋在诗意的庄园。

铁马柔情,是女子特有的细腻。 从养马谷两匹被单独喂养的小马眼中,女子看到了孤独,于是,每天清晨,悄悄前往,跟小马说话,教小马看书。

炎热的夏天,看见白马流着汗,便央着师傅给马洗一个畅快淋漓的凉澡。

女子,在驰骋中学会豪迈,也以柔情待这群骏马。 我不想说这座女子文学庄园的前所未有,只想说,如果哪一天,我走得累了,想要停留,庄园,便是我的栖息地。

发表评论
已输入0/500

评论

0条评论

目录

【我是达人】一场篁岭晒秋,一座文学庄园,走进不一样的婺源

1遇见婺源 2一场篁岭晒秋,晒出最美乡愁 3一处江湾古镇,走出文人名将 4一座文学庄园,育出诗意女子

新浪微博 QQ空间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精彩立分享

回复对觉非行记的游记引文

已输入0/3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举报类型

详细描述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编辑评论

已输入0/500 至少输入5个字

提交

提示

是否确认删除该条评论?

确定 取消